对一种罕见但有内在规律性政治现象的思考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张志明2012-11-07 09:46:50

  山西省有个右玉县,当地人民在该县党委领导下60多年来坚持不懈植树造林改善生态环境,18任县委书记坚持“绿色接力”,无论60多年遇到什么样的风风雨雨都不改初衷,一张蓝图画到底,“飞鸽牌的干部做永久牌的事业”,使全县森林覆盖率由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不到?0.3%提高到现在的52%,使曾被称为不适合人类居住的不毛之地变成了今天的“塞上绿洲”,创造了人类生态文明建设的奇迹。从研究的角度看,这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榜样,更是一种当代中国特殊的罕见的但又具有某种内在规律性的社会现象和政治现象,一种值得深入研究并能够从中得到很多启示的现象。从“右玉现象”中可以更客观更理性地深层挖掘和梳理一些思考,这种思考将有助于启示我们在落实科学发展的要义方面打通制度渠道。

  从党历史方位转变的维度看“右玉现象”。我们党已经从一个领导人民为夺取全国政权而奋斗的党转变成了一个在全国执政并长期执政的党,已经从一个在外来势力封锁半封锁状态下用计划经济的体制办法领导人民搞国家建设的党转变成了在全面改革开放条件下用市场经济的体制办法搞国家建设的党。有人把党的这种历史方位转变简单称作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但无论党怎么转变,从老百姓的角度来看,共产党在人民心中的那些美好的印象不能变,共产党在革命时期形成的优良传统和作风不能变,无私无畏奋斗牺牲的革命精神不能变,共产党独特的优秀的政党价值和政党文化不能变,党魂不能变,党的精气神不能变;否则,无论你说什么,人民群众都不会再相信你,无论你把经济建设搞得再好,老百姓也依然是“拿起筷子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因为,在他们心目中你已经不是和他们一家人那个共产党了,不是那个和他们甘苦与共心心相印的共产党了,你和别的政党就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了。所以,我们改革创新也罢,与时俱进也罢,作为先进的政治组织一定要遵循政治运作的规律,哪些是该变的,哪些是不该变的,心里要有底。转变是为了超越过去而不是否定过去,是为了更好地赢得人民群众的拥护而不是远离人民群众。过去老百姓物质生活不好的时候我们与人民群众的关系很多时候还不错,今天生活水平提高了应该与人民群众的关系搞得更好,这是准备长期执政的执政党必须要具备的政治工夫和政治能力。我们是一个先进的政治组织,不是政权组织,不是经济组织,不是社会组织,我们在抓经济建设的时候千万不能遗忘了自己作为政党组织的基本职能,要会算政治账,这个账就是抓改革和建设的具体作为,是反映了百姓诉求得到了人民拥护巩固了群众基础,还是相反。60多年来,右玉人民对中国共产党的感情之所以那么深,就是右玉的共产党人在任何情况下都没有丢掉共产党的党魂,都一直保持了共产党人的精气神。

  从政治可持续发展的维度看“右玉现象”。我国的政党制度本来决定了我们党是最有条件领导人民从容不迫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建设自己的国家,是最不应该出现短期行为形象工程之类好大喜功急功近利害党害国害民的事情的。但曾几何时,我们的不少地方,“张书记挖沟李书记填,张书记栽树李书记砍”的事情却屡屡发生,一个书记换一个思路变一个办法,导致很多地方出现权力运行过程中的不可持续现象,造成了严重违背科学发展的后果。但深究起来,这些书记们似乎也很冤枉,大多也不想这么干。这就值得研究和反思了,而且要从体制上加以反省了。而在同样的体制下,为什么右玉的领导班子会60多年认准一个正确的目标一走到底,保持了权力运行的可持续性,充分体现了我们政党制度的优势?这是今天我们研究科学发展观时值得认真思考和研究的重大课题。

  从制度建设与文化建设良性互动的维度看“右玉现象”。按照制度建设的一般逻辑,应该是先有制度安排,而后逐渐形成制度文化。但“右玉现象”不是这样,他们的很多做法原来并没有太多制度安排层面的东西,甚至可以说,没有什么制度去强迫他们必须这么做,有时候他们这么做还与已有的制度要求存在冲突,但他们义无反顾地做了,甚至冒着某种风险超前践行了科学发展观。几次去右玉深入调研中我感觉到,是有一种无形的精神和文化层面的力量在起作用,这种精神和文化力量恰恰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独特的政党文化和政党价值,体现了人民群众对党高度认同和拥护的那种文化和价值,这种精神与右玉独特的环境实现了结合,造就了独特的“右玉精神”,这种精神反过来又形成了一种远超过制度影响力和约束力的力量,按照右玉同志的话说就是,在右玉谁不这么做谁就待不下去,谁就不配做右玉的书记和干部。当然,今后从更长远的角度看,要利用好这种文化力量来促进制度建设的跟进,实现制度建设与文化建设的良性互动。

  从干部制度建设维度看“右玉现象”。如何提高党管干部的科学化水平?如何使干部的政绩导向与科学发展的要求相互促进和支持?这是干部制度改革和建设需要进一步解决的重大问题。在中共中央党校省部班和地厅班的两次“右玉精神”案例教学中,学员们几乎都不约而同地首先问到了这样的问题:右玉的书记和班子成员有多少得到了提拔重用?大家对此进行了最多的也是最为激烈的讨论,对曾几何时形成的简单化的以GDP论英雄的政绩观导向很有微词,学员认为,尽管现在有了改进,但依然存在很多问题。如何让“右玉现象”不再成为个案而成为一种常态现象,必须从进一步深化干部制度改革着手。需要强调的是,让党的干部认识到什么是正确的政绩观并不难,问题的关键是把这种正确的政绩观变成可操作的管用的制度,谁不这么做谁就必须承担应有的代价,而谁严格认真这么做了,谁就能够得到组织的认可和重用。

  从人类普适价值的维度看“右玉现象”。不要害怕说普适价值,人类当然有普适价值,不然人类文明怎么能发展到今天?问题的关键是,普适价值不是哪个国家所能够垄断的,她是属于全人类的,中华民族已经为她做出了伟大贡献,我们共产党人也一样在做着并将继续做出更伟大的贡献。我们的长征精神,我们的延安精神,我们的雷锋精神,我们的两弹一星精神,我们的焦裕禄精神等,真正有良知的人能不认同和佩服吗?凡是在科学改造自然和社会的人类活动中创造出不朽业绩的人群,都是值得全人类尊重和敬仰的。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我们应该有意识推出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华民族在新时代的具有人类普适价值的伟大精神来,让世界更好地理解和认识当代中国共产党的价值和道路,而不仅仅是我们的GDP总量和高楼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