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详细内容
别样的父亲节
来源:《朔风》杂志 作者:张月琴2020-10-23 11:32:20
浏览字号:
0

  老爸今年整整八十岁。

  曾记得母亲说过,上了年纪的人少过生日。我们兄妹就潜移默化的听从母亲。从没给老爸过生日,只是在心里悄悄的祝福。

  这不父亲节就要到来,妹妹嘀咕老爸生日也不能过,父亲节我们一起陪爸出去转转。于是商量决定带老爸回山里,了却爸对大山念念不忘的心愿。

  哥带头,我们一行三个车途经几个没了人烟,只有石阶残壁的自然村。一条刚修好的水泥路,不到一个小时就到达目的地。

  老爸下车,迈着矫健的步伐,背抄着手在大山沟里,眯缝着眼,东看看,西瞅瞅。英姿不减当年。

  妹妹准备了节日蛋糕,姐姐买了肉食。我呢当然要给爸准备一捧康乃馨。老爸具有浪漫情怀,养的花花草草都生长的郁郁葱葱,而且很有经验呢。我们还准备了油糕,土豆丝,滴溜儿,一锅土豆炖肉加嫩豆腐一直热乎乎的。一顿家常便饭摆在山里的树荫下,我们围坐在老爸周围,这一刻,幸福感由心里滋滋的蔓延。

  溪水涓涓的流淌着,撞击在岩石上发出清脆的音符,似乎在欢迎我们的到来,也在为老爸庆祝。老爸喝了一口洋河老酒,激动之余“谢谢俺娃们!”接着又喝一口洋河老酒。深蓝色的天空,忽悠忽悠的飘着几朵干净的白云。老爸一手抱着康乃馨花,一手指向山的那边,说那是五斗山。一会又指山沟另一方向,说那是盘道,指向山后面时说那是生我们养我们的故乡。山高路陡任其想念,也是没有办法回去看看家乡那房,家乡那山。带着我们回忆起童年的生活……老爸把一小瓶洋河老酒已经喝的只剩最后一口。妹妹拿过蛋糕放在老爸面前,给老爸切了一块,老爸居然吃了一口蛋糕,喝下最后一口洋河老酒。蛋糕就酒,相信老爸会许下一个深深的愿。山风吹来,一片杨树有节奏的摆动,一阵阵的清爽。

  老爸告诉我们附近有个叫台底的自然村,住着他的一位老朋友“兵娃”。他要去探望。还让我们把剩下的油糕饭菜水果罐头,给“兵娃”留下。远远看去,这个村还有几处完整的房子。其余都塌陷了下去,只留石头墙,和淹没墙的青草。没有结杏的杏树枝,茂密的耷拉在石头墙的角边上。一个人守护着一个村,不离开是对过去的不舍?还是期待着他的乡邻回归?站在村口,老爸大喊一声“兵娃”。老叔叔如梦惊醒了似的,从比较完整的院子跌撞出来。远远的看着,远远的端详着,居然认出老爸来了。接走带跑,喊着老爸的名字,伸出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就地而坐,叙说起他们的曾经。一会笑声一会感叹声打破了沉静的村落,回荡在沟两边的高山上,回荡在跟着我们飘来的那几朵白云间。告别老叔叔,他抱着我们留下来的饭菜,只问老爸:你多会还来?老爸摆摆手,说声“保重”坐上车去。那几朵白云留在了台底村,和老叔叔一起守护。

  返回的路上,路边翠绿的树拥挤着,好像是在招手和我们告别,山坡上白色山花烂漫的开放着。真想爬上山去,寻找一株童年最熟悉的山丹丹花。散落在路边的自然村,再也看不到炊烟袅袅,再也听不到鸡鸣犬吠,孤静的显露着残垣断壁。

  在一处有阴凉的溪水旁,我们停下来说是歇息,其实是不舍得过早离开,山里那清凉的风,混着泥土气息,满坡的山草,熟悉又温馨。喝几口泉水,再捧一掬拍打在脸上。坐在如炕的大石头上,听老爸讲当年征服大山的故事。

  我们村由于山路陡峭,交通极其的不便,全靠老爸的脊梁去背。爸说这叫“背山”。割倒的莜麦捆成小捆,老爸一脊梁一脊梁的背回场面。莜麦打下来装在袋子里,再背回家。记得豆类是母亲用石碾推压。作为主食的莜麦,需要老爸背到很远很远的西贾庄村,机器磨成面。老爸又把满满一袋莜面背回来。尤其要上中椎梁,那汗水不知要流多少才能到家呢。母亲变着样儿的把莜面做成:莜面块垒、莜面窝窝、莜面圪蛋、莜面河捞、莜面顿顿、莜面鱼鱼。我们兄妹四人,在父母辛苦的劳作中成长,也不曾饿一顿,每顿饭都是饱饱的。老爸说土豆最难背,都用一人高的毛口袋,满满的装起来,袋口边用细绳来回绕着封口。犟倔倔的,每次憋足了劲儿才能站起来,土豆把老爸的脊梁压成了弓形状,土豆一个个碾压在背的肉皮上。老爸背起的这“山”,是责任,是爸对他这四个孩子的担当。而我只记得土豆沙沙甜甜,粉条筋道的至今难忘。听老爸说着,我们都沉浸其中。

  老爸看看时间已不早,喝了我们递过去的水,起身要回溪水那边的车上,溪水很宽,老爸要迈过去。我懵了,老爸是怎样过来的?都没有注意到。溪水中间零星放着几块看起来不是很稳的石头。我没站起来,只是看着老爸,拿起手机照了老爸的背影。老爸走起路的步子越来越碎。哥坐在离我们远点的石头上,看到爸,也不作声,站起来猛一跨大步,像极了一只羚羊,蹦到溪水另一侧,他是要保护老爸过去。看着爸一脚蹬着石头,另一脚吃力的抬不起来,哥飞蹦在半空,我的心揪的紧紧的,那么宽的溪水,跳不过去就落在了水里。爸迈不过去也会掉水里。哥根本不想自己,这父子俩,互不作声心却默契。哥站在溪水那边,一脚踩地一脚踏在石头上,伸出双手。还是够不着老爸递过来的手,哥又向前走了一步,爸的手稳稳的放在哥的手里。哥紧紧的握住,后退着走,老爸一步步的踩着浸泡在水里的石块上。父子俩仍旧一句话也没说。我拿起手机记录下哥护老爸过溪水的全过程。泪滚落下来,心却激荡起了千帆浪。

  熟悉的画面,曾经老爸抱着或者背着我们跳过无数次这样的小溪。而今老爸由哥护着过去。爸真的已经八十岁了!眼泪一颗一颗哗哗的滴在心弦上,弹奏出父与子那不用任何修饰的情感。

  老爸,您养我们长大,我们陪您变老。溪水欻欻的依然流淌着。

朔州新闻网版权声明
没有了

责任编辑:康晓玲

返回首页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