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详细内容
初恋清水似瑶池
来源:山西日报 作者:杨莹2020-01-10 09:54:14
浏览字号:
0

  清水坐落于风景秀丽的山谷中,坐拥青山、河流、绿草,兼具南秀北雄之美,十分纯净的风光向世人展示着它的本真自然,让人一见倾心。

  在独自去往那里的路上,我就领略了它的美。公路两旁绿树成荫,树荫后的山石若隐若现,清澈的蓝天里白云悠悠,迷人的景色很上镜,随处一拍皆是好图,听不到大城市的喧嚣,广袤无垠的绿色和数不清的山峦,勾勒出它绝美的风光,像幅令人心醉的立体油画。

  旅途中的人们,不管走到哪里,都喜欢水,海水、湖水、河水、泉水,不管是什么水。当日傍晚,住在这小县城里的汤峪河畔,自然会想到藏匿于山谷中的清水温泉,山高谷深,满坡披绿,花香鸟语,溪水潺潺,在这十分幽静的环境里泡温泉,自然会有与众不同的感觉,是绝美的小众秘境。果树本无心,遇树则有情。一棵棵樱桃树、花椒树、苹果树,在夏风里摇曳着,空中飘着麦浪的清香和无名的花香。

  第二天清晨,旭日初升,从鸟语花香中醒来,从窗户望出去,晨光将整座山染上了瑰丽之色,似打翻了放满绿色颜料的巨大调色盘,周围被点染上透亮的绿色,霞光映照,群峰熠熠生辉,晨曦中的花雀在葱茏树木间轻舞,云天流光溢彩,给人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清水位于甘肃东南、天水东北、渭河上游,南接天水麦积区,北与天水张家川回族自治县相连,东临宝鸡,清水的关山村与宝鸡陇县的关山牧场接壤。这里属关陇要冲、陇坂屏障、丝路咽喉,山峦起伏,沟壑纵横,林林总总的林木形成独特的自然景观。以天水麦积山石窟、炳灵寺石窟、嘉峪关长城、敦煌莫高窟、悬泉置、锁阳城、玉门关等7处世界文化遗产为代表的众多不可移动文物,如繁星一样散布在从天水到甘新交界处雅丹魔鬼城的1600余公里丝绸之路沿线上,丝绸之路从天水进入甘肃,唐蕃古道也从天水进入甘肃,而且就是清水县所在的关山区域。

  唯有亲临这个地方,才能感受到大自然上万年的沉淀,曲折的牛头河在这里成为大地母亲绝美的泪痕,这里不仅有壮丽奇幻的山峰和河岸、河谷,还有细腻的田园风光,仿佛隐藏在人间的神话世界。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这词就是西汉著名将军赵充国所说。当时汉宣帝问他该如何应对战事,他称自己要实地考察过后才能回答。赵充国是清水人的骄傲,当时就是他说服了满朝文武接受他“以兵屯田”的主张。我在赵充国墓园里见到了著名的北周书法佳作鲁恭姬造像碑,还有宋墓群。清水是宋金时期砖雕彩绘墓葬的集中出土地之一,所出土的4座宋(金)墓群,每一座墓室既是一处地下艺术宝库,又是研究宋(金)时期社会、生活、经济、文化、民俗及建筑的珍贵史料,具有极高的历史、艺术、考古、研究价值,从砖雕彩绘内容可以看出宋金文化在此交汇所留下的痕迹,它们此时就被集中保护在清水县出土的这4个宋(金)墓群里。

  我想,典型的轩辕子孙就是郭子孝的样子吧,郭子孝是清水县山门镇旺兴村的村党支书。当我在清水县山门镇旺兴村村委会门口见到他时,怎么也看不出他是1962年出生的人,不敢相信眼前这位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皮肤黝黑的清瘦老人今年才58岁,他不善言谈,只是望着我微笑、握手,质朴得不能再质朴、朴实得没有太多的话语来表达自己,但我从他身上能感受到人们的生存状态,感受得到他们的勤劳、勇敢和智慧,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这个村较为偏僻,道路交通条件差,乡亲们几代人都受够了没有路所带来的痛苦。郭子孝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带领乡亲们修路,他动员群众投工投劳、自筹资金,不顾自己体弱多病,起早贪黑,多方争取资金,几十年来,他带着村里人去找水源,把水引进村里;搬石头、砸碎石,靠愚公移山的精神,从脚下一米一米铺起,终于让村里人走在了自己修出的两条20多公里的公路上,走上了脱贫致富之路。

  我随郭子孝走访了几户脱贫户,处处感受得到初祖农耕的气息,黄帝曾在这里开创了传说时代游牧文化与农耕文化的融合,我所闻到的果香、花香和酒香,就飘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农耕是人类的立身之本,在清水,我感觉得到农耕文化传承的温度和深邃的内涵。在一户有两位老人的家里,打扫干净的院墙上挂着苞谷,墙角有他们种的鲜花,窗台上晾着采来的金银花,院中放着编的笆子实用而美观,可看出主人是热爱生活、节俭、勤劳之人,他们平日有滋有味的日子也可见一斑。清水的纯朴民风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了,骨子里的实诚是清水人的共同特征,从干部到群众,待人处事令人倍感亲切和实在,同时感受到了清水人的热情、善良和质朴。在旺兴村走了走,那晚我们就住在这个田园诗般的小村镇里,村里的氛围宁静而美好,家家门前都有核桃树和花椒树,有家养的羊、黑猪和土鸡。

  饭前,品尝了当地与众不同的薄皮壳核桃,核桃肉厚、醇香,此时才知,清水也是全国核桃主要的产区之一呢,这当然取决于当地独特的气候条件和地势优势。以为晚饭会是玉米糊糊和饼子之类,没想到在饭桌上吃到的是当地的土鸡和炒土鸡蛋、土猪肉。记得在来时的火车站,一位天水女人听说我要去清水,就告诉我碰到了那里的黑猪肉一定要尝一尝。这里的土鸡也得天独厚,养分积累周期长,因在自然环境中生长,土鸡肉质紧实、蛋黄大,这个也是在其它地方不容易见到的。

  安静的村庄与在四季循环往复中已浅吟低唱了几万年的牛头河互相交织,十分优美,那牧童在晨雾、炊烟中走过的美景,令人遐想,此情此景,让我不由得联想到王维的名诗《鹿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村里的人就这样在平静中享受生活、在平淡中品味生活。走访的几户农家,其生活,几乎都是我所羡慕的,但他们只是平常而又平常地过着诗一般的生活;我甚至羡慕生长在这里的那棵看似孤独的树,你去或不去,它都站在那里,荡漾着山之静谧、装点着清水的四季,就像一直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当我说出了清水的好以后,当地人说,我们一直在这里生活,还以为这里很平常,经你这么一说,才觉出自己是多么幸福!他们这样说时,露出一份自信——他们应该自信,自古以来,无论是文人武士,还是贩夫走卒,越陇山而至清水,无不高歌浅吟,留下许多逸闻趣事。

  站在山顶往下面望去,令人心旷神怡。往远处看,满山的梯田和盘山公路,一条条公路在峻岭深处的山谷、半山腰、山顶上蜿蜒;沿途造林,林中的村庄被朝阳唤醒,缥缈的云雾浮在山间翠绿的田野上,如画的风景里;间或出现一些朴实的农舍,仿佛回到了最初的美好与亲切,宛如仙境。公路与自然景观融为一体的美丽画面在眼前展开,它们扭转、交织着爬出山去,与外面的世界连接起来、与新丝绸之路连接起来。

  清水深藏的美会被世界和现代人不断发现吗?会的!当我离开清水最后一次从那条公路上经过时,我这样想。清水众多美的内容已留在我的记忆里。清水怎能不惹人迷恋呢?清水是写不尽的。

朔州新闻网版权声明

责任编辑:康晓玲

返回首页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