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详细内容
我,穿上了母亲的鞋
来源:朔州市新闻中心 作者:周永煜2019-01-11 10:57:22
浏览字号:
0

  午饭时和儿子聊天,儿子说想吃山楂片。我下午上班时特意在市委站牌下车,去干果店,结果没有山楂。那就顺便买点开心果吧。一问,58元一斤,好贵!不过还是买了,因为儿子爱吃。晚上回家,老李拿起开心果张口就吃,我立马拦下 : 给儿子买的!老李吃了两颗,斜了我一眼,乖乖地放下了。

  那一瞬间,我的脑子里,出现了母亲。

  有一次回村,母亲告诉我 : 你大这几天恼我了。"为什么?" "因为我做了一大盆油饼,放在冰箱,不给他吃。" 我不由笑了:妈,您做那么多不让吃,当然恼了。妈也不高兴了:他老了,吃啥不一样,越老越馋!你们上班忙,又不会做,楼上小锅小灶也不方便,有现成的热一热就能吃,我们有馒头大米,又没饿着他!看来俩老人,谁也不服谁。我很硬气地对母亲说 : 妈,这就是您不对!您看着,等我以后,绝对不像您!孩子们自己能做的就让他们自己做!想吃什么自己想办法!

  此时,母亲的话,犹在耳边。

  大约是上个月吧。同学打电话说做生日蛋糕时剩余了一个,送你吧,而且放学接孩子时就送到学校来,到底是亲同学。晚上儿子回来吃一口,立即做出评价 :真好吃!看儿子吃得那么香,我当然很高兴,不过马上就犯愁了:儿子喜欢吃,可是没有蛋糕店只卖蛋糕底座的吧?我又不能开口和同学要,买吧,同学又不要钱,怎么办?(后来向好几个同事打听,终于找到了卖的地方)过了几天,我忍不住想给同学打电话,被老李批评了:不能这样!同学做买卖多不容易,那有你这样的人!只能暂时作罢。可没坚持几天,我还是和同学开口了。

  挂了电话,我的大脑里首先出现的依然是母亲。

  去年夏天,母亲打电话说 : 有个好朋友送了一瓶自制咸菜,很好吃,妈给你留着。周末回村,拿回来品尝,真的非常好吃!纯手工制作,味道一点也不逊色于超市里五花八门的咸菜。和母亲拉家常时顺嘴就夸赞了那瓶咸菜,并说孩子也喜欢吃,母亲不假思索 : 妈给你再要一瓶!我赶紧阻止: 妈,千万不能这样,为点咸菜,让人家笑话。可是下一次回村,母亲乐呵呵地递给我一瓶咸菜!

  一年的光阴,我和母亲如出一辙。

  想起母亲常说的老话 : 老辈脱下的鞋,小辈慢慢地都要穿上。

  小时候听了母亲的话,完全不明白,老辈的鞋,等到小辈长大了,早就破烂不堪了,怎么穿呢?觉得母亲说了个笑话。渐渐长大了,理解了母亲的话,但依然认为,那是母亲太惜子,太固执,我一定不会,不会像母亲,凡事只想着儿女,而且经常自作聪明,像教育学生一样教育母亲:您要学着自私一点……后来,结婚,生子,一衣一食,一饭一粥,一言一语,一哭一笑,看着两个孩子一天天长大,长在眼里,更长在心里。而我,在毫无知觉中,穿上了母亲的鞋。

朔州新闻网版权声明

责任编辑:康晓玲

返回首页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