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详细内容
再次出发
来源:朔州市新闻中心 作者:周永煜2018-10-24 17:52:13
浏览字号:
0

  昨天晚上读白岩松老师在琦君讲堂的第一讲 : 我的故乡记忆。白老师说,这是他进入50之后,开启51岁生涯,也是再次出发。

  今天,10月17日,早晨我收到巜山西经济日报》的链接。9月11日晚上,收到《1度》的链接。45岁的我,也将再次出发,开始在文字天地里蹒跚学步。

  曾记得高四那年,再次出发。

  高中三年我学理科,高考落榜。高四重新选择改学文科。到今天高四一年的时光,依旧历历在目。二哥陪我去山阴三中补习班报名。班主任赵老师是我们县城高中非常有名的政治老师,每年代补习班,如果放在今天那就是实验班。他老人家一听我说原来学理,补习要学文,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起来 : 这怎么能行!别人学三年还那么费劲,你一年,这不是瞎闹嘛!我说 : 我想试试。赵老师上前一步,瞪着我 : 想好了?我点点头。二哥在旁边说 : "她自己决定了,赵老师就让她试试吧。"赵老师坐回椅子上,满脸严肃。我知道老师在为我担心。

  第二天背上书包去文科补习班,走到教室门口,恰好一男生要出门,我俩一门里一门外,男生瞥了我一眼,说:"咦?想理转文,一年成?"看来他认识我,我到今天也不知道他是谁。不过那眼神那口气,刻在我的心里。说不清是嘲讽还是怀疑。我白了他一眼,一句话也没说,径直走向座位。

  其实,那时我的想法很简单 : 不能走母亲的老路,在家围着锅台转,出门脸朝黄土背朝天。

  高四是无畏的。无畏早起,无畏迟睡,无畏饿肚,无畏异样的眼神。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眼里,心里只有两个字 : 学习。用当时一起补习的同学的话说 : 那伙不要命了。因为他们每天天不亮到校,就看到文科补习班里已经有一只蜡烛,一个人。

  记得最清楚的一次,女生宿舍进贼了。每天一个人摸黑去教室的我,不敢早起了,但是到点自然就醒了,可又不能起来,因为一点蜡,一翻书会影响宿舍同学休息。坚持了一星期,感觉也没啥事,就硬着头皮爬起来。静悄悄的走廊,黑乎乎的校园,从宿舍小跑着来到教室门口,赶紧点着蜡,放在窗台上,开门,伸手可见五指了,转身进教室,关上门。走向座位,开始背书。

  现在看来,那时的时光多么美好!心无杂念,专心读书!

  高考那天住在四舅家,四妗在家给考生做好吃的,四舅领上小表弟小表妹接我。最难忘的是考数学那天。从小数学就是我的软肋,因此一出考场,四舅急得直问:"数学怎样?"我得意洋洋 : 120!成绩出来后数学是119。这是我数学考试最骄傲的成绩。

  高考之后,等待分数的日子已经模糊,只记得看分数那天,没敢从学校大门进去,学校北面有个小门,就从小门去,没想到进门就看到老马,跳着朝着我大叫 : 考住了!考住了!理转文,一年成!

  高四,再次出发,教会我,奋斗是人生必修课。

  45岁,再次出发,必将一路荆棘,一路芬芳。

责任编辑:康晓玲

返回首页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

  • 扫描移动版
  • 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