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详细内容
忘忧桂花雨
来源: 作者:康晓玲2016-01-12 08:00:00
浏览字号:
0

  坐上夜车,手表的指针已经淌过12点,我勉强地把皮箱塞进座底,然后刻意地往窗户边靠了靠。没过五分钟就感觉打架的眼皮轻轻地合上了。

  清晨五点钟,我惬意地翻了个身,但隐隐感觉自己的手指触上了什么柔软的东西。我猛然一惊,从昏睡中醒过神来。

  她正用惊讶的眼神瞧着我,一双清晰的眸子里混合着无法形容的感情。原来,我的一只手不偏不正地倚在她捧着一个木制小锦盒的怀里。我急忙向她道歉,生怕她将我的无意识举动视为故意。

  她很自然地一笑:没事儿的,你工作很忙吧!我将难以置信的目光投向她,她嫣然一笑,流露出满脸的清纯:你打了一个晚上的呼噜,连身边坐着一个女孩都不理不顾,这样的男士好像找不出什么绅士风度吧!

  我的脸立马刷下了红晕,“对,对不起,我真得很忙,实属抱歉,打搅之处还请多多谅解才是!”

  她娇嫩的脸庞泛出栀子花一样的云霞:逗你玩儿,呵呵,不必放在心上的啦!

  这时我才发现,她有一张纯熟可亲的脸蛋,上面还嵌着一双泛着星光的清瞳,那依人的唇红齿白正不隐不约地暴露着她的年龄,大约十八九岁。我很自然地与她攀谈起来,的确是个清秀伶俐的姑娘,她的每一句话里都透露着玫瑰花一般的温馨。

  从她的坦诚中我了解到:她还在上大学,今年大二,利用这一段时间请假去广西办一件事,路上就一个人,不过还好,一路过来没有感到孤寂,途中的景色没有想象中的单调。听着听着我笑了,她有些紧张:我哪里说错了吗?我急忙摆手示意,“你是个可爱的姑娘,但是和一个陌生人说了这么多,你就不怕我是坏人吗?

  她把头低到我看不到眼睛的角度,似乎在沉思:不,你不是坏人,世界上曾有一个人告诉我说,坏人从来不会对着你亲切自然地笑,甚至听你诉说了这么多的故事还会听得津津有味。

  的确,这一番话开始让我产生了了解她的欲望,直觉告诉我她确实有着一般女孩不能比的睿智与深邃。

  我急忙将与她一路的情况告诉了她,她显得很惊喜:太好了,你对那里熟悉吗?看来我今天真走运!我着实猜不透她为什么会把对一个陌生人的信任和指望归结为走运,但是内心还是很情愿地与这么阳光的一个女孩结为相识的伙伴。我故意点点头,深怕会打击了她那双萤光翡翠般的眼睛。

  她小心翼翼地将怀里的木锦盒放在自己的腿中央,然后试图俯下身子从脚下探索点什么东西。我立即反应过来,问她是否需要帮忙。她朝我一笑,在我还没来得及弄明白她笑容里的含义时,她就从座位下找出一块报纸包着的东西。她看了我一眼,然后用一只手纤细修长的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抽开挽着蝴蝶形状的绳结。

  我眼前一亮:桂花糕?她点点头,从中间取出一块儿递到我面前。我急忙恭恭敬敬地接在手里,我知道以她的性格应该是不喜欢别人扭捏与拘束的。

  “好吃吗?”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欢愉。我微笑着点点头,想想距离上次品尝到广西的桂花糕已经有三年之久了,但是那细腻滑爽的感觉至今让人回味不已。我轻声地问她,是否是从广西买来的,谁知她却黯然地低下了头:不,不是的,这桂花产自广西,但是糕点却出自另一个地方,那是一个没有人听得懂,没有人看得见的地方。

  我忽然感到她话里的茫然无措,尽管自己对她的这句话很是不解,但是也没有问她,我想她应该和桂花糕有一段故事吧,看到她如花的年龄和似月的美貌,我的第一感还是直接地把它搭建在男女感情之事上来。我刻意地轻咳了一声,来打破这紧促的尴尬。

  她很不自主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微笑着转过头来问:我们说道哪啦?

  我仍旧以平稳地语调向她微笑:说到我们去广州是否可以一道游玩几天!她高兴地拍手表示赞同。正在这时,我的手机铃响了,是昨晚调的闹钟。时刻是早上七点钟。原来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交谈了两个多小时。坐上这路客车,仍旧得一昼夜的旅程,本来打算中途换乘火车,毕竟那样的速度既不会让人感到疲劳,又不会耽搁时间。但是,一想到刚刚答应了人家要一块儿前去,自己中途下车显得不讲信誉,而且又伤害了一个主动递给自己桂花茶的女孩。这样的举动无疑不甚明智。于是,我彻底地将换车的想法删除在脑海里,然后微笑着构思一副可以帮助小女孩找到她要去地方的图景和计划。

  这时我注意到她侧着身子在撕扯着什么,尽管动作很轻微,但是还是发出了一阵隐隐刺鼻的味道。她可能意识到我在窥视她,就转过身来快速地向我说了声:抱歉,我要下去一会儿,你先坐会儿吧!

  我轻轻地点点头,看着仅有一分钟停留时间的客车,深怕她会迟到。可是,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多余的,她笑眯眯地从前门上来,向司机打了个招呼后来到我的身旁坐下。“还有七个小站口,司机师傅说,你不会感到累吧!”

  我在陪笑的片刻意识到她的细心和大方。想想自己已经接近三十了,但是仍旧没有成家立业,向她这样的姑娘的确难得,以后一定要把她作为自己的择偶标准。但是,现在自己父母对工作的干预又让我好生反感,这次临行前还与他们二老吵了架,离家的本意除了要到广西出差外,同时也为了放松一下心情,找回一丝安慰。

  她忽然问我,你这么有责任心,你的妻子一定很爱你吧!她这样的问题让我感到措手不及。想想之前她失落的情绪,我想她一定是在感情上遇到了磕碰,为了弥补她的神伤(当然这完全是自己的主观臆断)我不带丝毫纠结的说:是的,我们很相爱,感情相处既要互相尊重,又得相互理解、关怀。她立马将敬佩的眼神投向我,这下我更加确定自己的初次猜测了。

  于是我开始将一个毫不干己的话题谈得大有风度,直到让自己感到天衣无缝、心满意足,又让她感到无限憧憬时,才渐渐地关闭了话匣子,但是仿佛这样的结果并没有给自己带来什么成就感,反而更加失落,甚至空虚,连就憋在心底的一种虚伪也召唤了出来。

  她说:原来你也有这么多的经历,一开始我觉得自己背负了世界上最沉重的包袱,可这么一来,你或许是第一个可以理解我内心世界的人了!

  我故作惊讶:哦?不妨讲讲。

  她沉默了片刻眼角有些微微地泛红了。“其实这次去广西是为了一个人,刚开始我一直在仇恨她,甚至贬低她用在我身上的所有感情!但是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改变了我对她的看法,直到她带着冤屈和苦痛离开这个世界…”

  “离开这个世界?”我不由得叫出声来。

  “是的,她已经离开了,再也回不来了!”我开始把目光调制到酸涩的程度,静静地听她讲。“她是被这个世界抛弃了的人,一年前她戴罪入狱,但是后来越狱被俘,死于顽抗之下。

  “那么你说的她是?”

  “她是我的母亲”。看到她有些哽咽,我的情绪立刻陷入困顿。于是,我轻咳了一声,以打破这灰暗的静谧。“不谈这些了,对了,你喜欢桂花吗?”她揉揉泛红的眼睑,然后把一个带着渴望的笑容留给我。

  现在的时节,确实到了桂花又开时,上次在湖北也有幸目睹了一场桂花纷落的图景。白的高雅,黄的热烈,橙色里泛红,淡然贞定。记得《桂花》里还有一诗:瑶树静当严序来,千花杀后有花开,清贞更透清芬境,大地萧条赖挽回。

  “我对桂花骨子里的衷情”当然我这样的回答完全是为了取悦于她。自己对什么花都没有研究,也没有兴趣。她又补充道:;你知道吗?桂花懂得人的感情,它能让人忘记过往的忧愁,记起来生的欢愉!它们可以把人类的每一种感情都编织在自己的灵魂深处,然后借着微风,盛开一树,那些凋落的花儿也就是它抛落的所有忧愁和伤恸。

  这样的花,灵性可佳,但是未免涉了太多的尘世,活不出自己的洒脱,也脱不了七情六欲。我从主观的世界里,找出自己的一点儿感受,希望她有所顿悟。

  她笑,很优雅。向我摆摆手后第五次下了车。片刻之后,她带回了一小袋湿润的土壤,轻盈地放在自己的包里,然后又在包里找出一支笔把她的电话号码和E-mail留下来递给我。“以后找到新颖的桂花要联系我哦!”我蛮有诚意的答应下来,之后把自己的联系方式随同一瓶农夫山泉一并递给了她。

  到了此刻,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倒愿意把工作上的矛盾即与父母的不和告知与她了。我本是报社的一名记者,但是母亲很不乐意让我整天奔走采访,一年四季也踩不上门槛几次,同时父亲也要求我放弃工作,回他的公司上班,可是我更愿意的是靠自己的能力撑起一片天空。为此他们时常在电话里抱怨,让我的心情好生疲惫。近来,母亲又患上了阑尾炎,病痛的厉害,但我一回去,她却丝毫不拿自己的病当一回事,而直接把矛头对向我的工作。所以我还是选择逃脱。

  她听后很淡然:或许我们每个人的判断都是有根据的,可是谁对谁错真得很难说!

  也许吧,在短短的沉默里,客车已经入站了。终究是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她微笑着向我道别,说她自己其实可以找到桂花的,我有些担心,但还是望着她的影子消失在一片客流里。

  办完工事,天已经黑了,急急忙忙找了个宾馆安下身来,打开电脑,她的邮件就过来了:这些天谢谢你!我找到桂花树了,真是太好了,我把母亲的最后一点儿骨灰埋在了桂花树下,希望这次她在那边可以笑着走下去。

  “骨灰?”我在屏幕下方打了一连串的问号。

  原来,她一路上都在帮她的母亲完成遗愿。十年前,她的父母离异,她一直跟着父亲,后来得知母亲改嫁了,从此在她心底深深地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她一直讨厌她的母亲,但是每年到了她生日的时候,她的母亲都会变着法子把生日礼物送到她的面前,当然这一切她都不知道。直到两年前,她母亲被诊断为胃癌晚期,可那个狠心的男人抛弃了她,不愿陪她度过最后的日子。终于在受尽凌辱之后,她的母亲将那个男人杀害了。后来,她选择了自首,去年在她女儿生日的时候,她想起了桂花糕,她想亲手为女儿最后做一次桂花糕,可是在警局还没有接受她的请求时,她就猝然长逝了——临走时,她把一封信交给狱警,让她带给自己的女儿。

  她把母亲的骨灰小心地埋在每一个站口,希望微风可以把桂花的幽香带到远方。后来我打电话过去,她在那边哭了,“我想母亲的一切忧伤终究可以搁下了,同时我想把我所有的爱变成这一树的桂花给母亲寄过去,让她永远快乐地铭记一场忘忧的桂花雨!”

  第二天我打包整装踏上了返程的火车。刚进家门,她的短信过来了:回家了吧,呵呵,我也快到学校了,我会铭记一场桂花雨,铭记那个曾站在桂花树下听我讲故事的桂花人!

  我微微一笑,按下了门铃。母亲来开门时,显示出了满脸的不相信。这么多年了,我却头一次发现,她的泪光背后已经有了很深的鱼尾纹。她很激动地把我拥入怀里,“孩子,你终于回家了!”

  我鼻子一酸,看到满树纷零的桂花雨正在泪光里飞舞,是的,回家了,回家了!

朔州新闻网版权声明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