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详细内容
吴婶之死
来源: 作者:康晓玲2016-01-11 08:00:00
浏览字号:
0

  吴婶终于还是走了,在老伴和两个女儿悲痛欲绝的哭喊声中,在周围邻居们的窃窃私语中,吴婶再也没能多看一眼她眷恋的亲人,就那么走了。

  有人说她是睁着眼睛走的,是肝癌带来的疼痛到了极致的那一刻突然离开的。对于她的离开,邻居们说什么的都有!

  “咳,谁让她对老吴那几个孩子不好,报应呗!”

  “哼,肯定是报应,总听她妈说她不孝敬,啥也不给老人吃!”

  “说什么呢,要不是人家吴婶这么多年来一直打着工,省吃俭用地操持着那个家,光靠老吴那点工资他那两个儿子能娶上媳妇吗?”

  “要不是她,老吴女儿的日子能过成那样吗?”

  “唉,自己那两个姑娘还没交待呢,她是死不瞑目呐……”

  邻居们的议论已然不重要了,可是吴婶睁着眼睛离开,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话还得从十六年前说起,那一年,三十出头的吴婶带着女儿嫁给了比自己大十几岁的老吴。那时候,老吴丧偶后独自带着三个孩子,吴婶的到来无疑让这个昔日冷清的小家变得热闹起来。吴婶是急性子,大噪门,但心地不赖,虽然没念过几天书,说话有点絮絮叨叨,但委实就是一个大大咧咧而勤劳朴实的农家女人。嫁给老吴不久后又生下了一个女儿,刚开始那几年,吴婶在家带孩子,操持家务,老吴的那点工资养活着一家七口人,即使吴嫂抠着掰着花,日子过得仍然是捉襟见肘!

  眼看着小女儿要上幼儿园了,老吴的两个儿子也都到了娶媳妇的年纪,于是吴婶主动要求出去打工,这一打就是十几年!自古后妈难做,这是祖辈们传下来的老话。当年轻人的叛逆和她的急性子大嗓门相遇,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但是,在吵闹声中,老吴家的老房子依然很快得到了翻新,两个儿子也都陆续娶上了媳妇,女儿也结了婚,都过上了自己的小日子。吴婶的大女儿也上了大学,小女儿也上了小学,日子仿佛轻松了一些,她便将自己的老母亲从农村的哥哥家接到了自己家里尽孝道。而这个“养儿防老”思想极其严重的老人,一边说儿子家是多么地不好,一边又逢人就数落自己的女儿如何地不孝敬,不给买零食,感冒了也不陪她住院,但却从来没有叮嘱过女儿一声,孩子,这么操劳,要多注意身体啊!

  在吵闹声中,吴婶还在拼命地打着工,直到被人家以“身体状况不好”为由劝退之后,才在老伴的陪同之下去检查了一下身体。这一检查不要紧,一份“肝癌晚期”的诊断书无情地摆在了他们的面前。捧着诊断书,老吴崩溃了,她却仍在絮叨着“这以后俩孩子们可咋办呀!”

  终究,吴婶还是没捱过这个冬天,没能陪孩子们过完最后一个春节,便匆匆地走了……

  吴婶的走,立马成了邻居们褒贬不一的茶余饭后的主题,只是她的母亲在女儿走后却不闹腾了,总是自顾自地喃喃自语,“死了好,死了好,死了是一种解脱……”

  闲言碎语终究化为一声长长的叹息如风般逝去,只是这年的冬天好冷,好长啊!

  前几日听人说,又有人在给老吴介绍老伴,不过好像被老吴谢绝了。

朔州新闻网版权声明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