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外眼看朔 > 详细内容
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平朔转型时期工作综述
来源:朔州市融媒体中心 作者:齐凤翔2021-06-16 10:46:18
浏览字号:
0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中国中煤集团于6月5日在平朔集团开展了“国企开放日”活动。活动中披露的新时代平朔公司高质量发展的许多细节使沐浴着改革春风的平朔人再次受到鼓舞。人们知道,2020年中国中煤集团进入了世界500强,平朔在这个业绩中的贡献十分突出——在最好年份平朔产量占整个中煤的70%。让平朔人自豪的正是目前奋力推进的转型发展的良好局面。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平朔在做大做强做优煤炭产业的同时,又蹚出了一条电力、化工、生态齐头并进的新路,展现出这块中国改革开放“试验田”的超强魅力,发展不仅要快速度,还要高质量。



低迷市场倒逼出的转型动力

从2012年开始,盛极一时的国内煤炭市场由“黄金十年”步入冰冻期,价格一跌再跌,令业内人忧虑重重。作为产业大户,平朔出现了巨额亏损。曾几何时,产量越高、销量越多,亏损也越大。而面对艰难的日子,平朔仍需挑起国企担当,该生产多少还生产多少,该亏损多少就亏损多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平朔干的是“赔本买卖”。自然,职工的收入大幅减少了,但平朔人绝少怨言,忧虑埋在心底,担当扛在肩上。



为了摆脱困境,企业的上上下下想尽了办法,使尽了招数。最立竿见影的是,上下响应的节支降本。2013年全年降低成本及减少费用10亿元,成为当下最直接、最有效的一招。此招虽然颇有成效,但难泯平朔人的心头之虑。人们知道,节流降本适宜于任何企业的任何时候,只能救急而不能救本。要想彻底摆脱困境,必须有彻底的办法。对于平朔来说,必须尽快打破“一煤独大”的格局,瞅准目标,不失时机地走转型发展之路。议之再三,转型又不能跨度太大,否则其成本太高;靠谱的做法还得凭煤而生凭煤而转。当时,一位企业负责人在2013年9月4日的《中国煤炭报》上发文表示:“从某种程度上讲,煤炭市场的疲软期是煤炭企业转型发展的机遇期。旺盛的市场需求往往会刺激企业为了追求更多的利润而全力以赴单一的煤炭生产,无暇顾及产业延伸;低迷的市场则倒逼企业开拓思维、另谋生路,为企业的有效转型提供动力。”



这一表述恰恰反映了深陷困境的平朔人的认知。其实在此之前,中煤平朔集团在国家有关政策引领下,已经发展了一些转型项目,初步形成了煤炭、电力、煤化工、生态农业四大产业板块。不过,转型项目的成长不是一蹴而就的事,需要时间,不可能在一个早上就拿到可观的利润。令人欣慰的是,步子已经迈开,平朔的精力不仅仅放在煤炭这个主业上,在循环经济的发展上也倾注了心血。更加幸运的是,中煤集团对中煤平朔集团有限公司的业务职能进行了战略性整合,将其矿区的非煤产业、矿区服务业等业务划转至新成立的平朔煤炭工业公司,于2016年1月1日独立运营。这样,就首先在体制上保证了转型项目的发展支撑。而且,平朔煤炭工业公司与中煤平朔集团有限公司级别一样,“平起平坐”,让人感觉到转型与主业放到了同等重要的位置。

方兴未艾的五大电厂

在产煤区发展电力工业,无疑是明智之举。利用劣质煤作燃料建电厂,则是明智中的明智。早在2003年10月开工的山西煤矸石发电厂是平朔公司参股建设的第一个发电项目,其燃料就选用平朔矿区的洗中煤、煤矸石和煤泥等。

这种燃料的多数成分本来是矿区的废物,累积在那里既占地方又污染环境。而作为发电燃料则是废污物变成了宝物,无论对环保还是新领域的生产,都有划时代的意义。

这个电厂装机规模70万千瓦,位于安太堡露天矿工业广场西侧,由格盟国际能源有限公司和中国中煤股份有限公司按70%、30%的比例出资建设。截至2009年8月,一、二期工程全部竣工,所发电力进入山西电网。其技术采用高效复合除尘达到超低排放标准。年消耗低热值煤320万吨,发电近40亿度。2020年,这一转型项目上缴税费2819万元。无论在经济、环境,还是社会效益方面,都产生了积极可观的影响。

与其他电力企业合建的项目还有神头一期2x60万千瓦燃煤电厂,紧邻平朔东露天煤矿,直线距离仅有1.3公里。其运料成本的优势显而易见。投资比例为:中电国际80%,中国中煤股份有限公司20%,总额为49.8亿元。锅炉、汽轮机、发电机均采用当时世界上较先进的产品,同步建有烟气脱硫脱硝装置。而“烟塔合一”的技术使大气污染排放达到国家超低排放标准。燃料为东露天煤矿4200大卡/公斤的洗中煤和煤泥,年耗量为300万吨。这一项目2011年开建,2013年9月投产。现在,有 902人在这里就业,2020年上缴各种税费10407.94万元。

第三个电厂全部由平朔公司控股建设,它就是木瓜界2x66万千瓦低热值煤电厂。始建于2015年9月,总投资67.73亿元,年燃量为510万吨,全部为木瓜界洗煤厂的煤矸石、洗中煤等低热值燃料。整个设备从发电功能到环保要求都属当下的高标准,购置了世界上单机容量最大的循环流化床锅炉,性能优良。过去的一年,虽受疫情影响,仍取得了不菲的成绩。上缴税费102.42万元,实现利润1754.06 万元。


相对于前者,第四个电厂历程艰难,一波三折。这一称之为安太堡低热值煤电厂的项目位于安太堡矿工业广场,由平朔公司单家投资,概算31.97亿元,设计发电能力为2x35万千瓦。虽于2015年7月隆重开工,但2016年4月有关部门就要求缓建。更可怕的是2017年又被列为停建项目。好在留守人员一如既往地积极工作,中煤集团公司和平朔集团公司多次争取,终于迎来了项目的复活。2020年5月,国家有关部门将这一新建项目移出停建名单,省有关部门批复项目复工建设。目前,久违了的建设热潮再次卷进厂区。

与其相比,第五个项目就顺利得多。其装机规模庞大,达200万千瓦,属于神头电厂迁址新建“上大压小”项目。它虽落户矿区,但平朔公司并不参股。由于投资管理方原本专业,各种装置性能和技术堪为一流,有的当时是国内首次采用。2013年3月取得国家能源局前期工作批复,2015年12月取得山西省发改委核准批复,2016年5月开工建设。现在,每年可消耗低热值煤500万吨,成为平朔不可多得的用户。

不管是独资、参股合作,还是非参股项目,这5个电厂的“户籍地”全部在平朔矿区,所耗能源产品都是本地所供,使平朔做成了家门口的“生意”。更重要的是,数目庞大的废物也转化成了电,变成了钱。

如火如荼的化工企业

在平鲁区北坪循环经济园区,坐落着一个占地930亩的现代化工厂,它就是平朔转型发展的成功之作——中煤平朔化工有限公司。项目于2011年6月经山西省经委备案立项,2012年9月开工建设。经过土建、调试、试生产期,于2016年9月29日打通全流程,产出了合格硝氨。

作为劣质煤综合利用示范项目,中煤平朔化工有限公司大力倡导技术创新,在许多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解除了平朔人的一大心病。过去,由于硫份高,运到港口总要承担巨额扣罚款,最多的一年被扣罚20多个亿。现在,那些高硫煤完全可以在新技术的框架里被汽化,变废为宝。那种平朔煤因高硫、高灰、高挥发份而只能用作动力煤的限制被打破,踏上了被煤气化应用的新途径。针对粗煤气中的甲烷含量高达10%左右、煤气化过程中有5—7%的油品可回收的实际,采取分级回收方案,使劣质煤分级提质利用。此外,由于运用了“二合一耦合装置”,实现了在液氮洗装置中直接回收液化天然气。更值得一提的是,首次开发应用单台氧化炉年产18万吨双加压硝酸。

尽管这个公司一年只能消耗170万吨劣质煤,体量似嫌有点小,但它却承载着整个平朔转型发展的希望。那些让平朔深受其害的高硫、高灰、高灰熔点劣质煤,目前在这里能转化加工出种类繁多的主副产品,其中包括硝酸铵、液化气以及重环烃、轻烃、多元烃、粗酚、硫磺、硫酸铵等。这里设备先进,工艺精湛,产品质量优良,销路通畅,已走上了良性运行的路子。过去的一年,虽受疫情影响,但该公司依然做到了全产全销。全年生产合成氨34.43万吨、硝酸铵48.79万吨,超过设计能力。缴纳各种税费842.34万元,实现利润526.83万元。就业人数达1274人。公司党委书记、执行董事赵峰表示:“要把现有装置发挥到极致,将产量做上去、单耗降下来,实现效益的最大化。”

置身公司所占区域,一股现代化的气息扑面而来。各种建筑、装置有圆有方,白蓝相间,坐落在树木花草中,充满生机。中煤平朔化工有限公司既有好的开端,就有蓬勃的发展。

前途无量的生态建设

对于平朔来说,干的最有眼光的一件事大概就是以复垦为骨干的生态建设。伴随着煤炭开采,平朔在起步时就把生态建设放在重要位置。那时,并没有谁提出过转型发展,采矿、排土、复垦、种养植一条龙,仅仅是当时的生产作业方式。

谁知,这一现代化的生产方式为后来的转型发展提供了可贵的资源与机缘。现在看来,当初的理念是何等超前。在建矿初期,平朔就将土地复垦资金列入生产成本或建设项目投资,而且写进了有关合同和文本。由此,平朔成为我国第一家复垦土地的矿山企业,也是第一家把复垦资金纳入了生产成本。  

之后,平朔的生态建设与煤炭开采几乎是同步进行。为使这项特别工程做得规范科学,他们从规划设计开始,按部就班,件件有序,步步精致。他们邀请中国地质大学、国家农业农村部规划研究院等单位精心设计,科学规划,完成了颇具学术品位和实施指导价值的三大课题:即《平朔矿区生态经济重建及产业链延伸的总体规划设计》《平朔矿区生态农业暨旅游发展总体规划设计》《平朔复垦区设施农业详细规划》。

依照科学规划,平朔公司坚持保护性开发,产业化经营,恢复性治理。他们利用排土场的土地,宜林则林,宜耕则耕,建立了草、灌、乔立体复垦种植模式,自然生态环境得到重建和明显改善,逐渐具备了产业化开发的条件。在安太堡矿原西排土场与相连的内排土场的两万亩土地上,建成了平朔生态示范园区和现代农业示范园区。在复垦区域内,建起了矿史博物馆、生态会馆、人工湖、智能温室、日光温室,完善了矿区道路系统、供电供水等配套设施。还养殖了牛、羊、鸡、猪等,种植了土豆、萝卜、大棚蔬菜。此外,还发展了食用菌栽培、中药材种植。

值得一提的是,在平朔矿区已复垦的南排土场和生态产业示范园区共7万多亩土地上,已经引种种植树木87个品种。其中刺槐、油松、杨树等27种,沙棘、柠条、紫穗槐等灌木8种,苜蓿、沙打旺等牧草22种(亩产2500公斤以上)。

自平朔建矿以来,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但舍得为生态建设投资的做法始终没有换。截至2020年底,生态资金投放就达25亿元。其中复垦绿化达23.95亿元,其它设施投放1亿多元。2020年,农作物种植收获150万公斤,产值1035.4万元;养殖生猪237头,产值64万元。所种蔬菜则作为福利直接发放到职工手中,极大地增添了当代矿工的幸福感。

现在的平朔复垦区,既有经济效益,又有生态效益。适当时节,可以听林涛,可以听鸟鸣,可以观湖光,可以数梯田。如此,完全可以打造旅游胜地。

与当年的平朔采煤开发一样,平朔的转型发展也有成功后的喜悦,也有坎坷中的困惑。但不管经历过什么,只要一直在走,路上就有金光。在转型项目中,对粉煤灰的开发利用就让人品尝了苦涩。从2006年起,平朔公司就与朔州市政府、朔州润泽公司、东北大学、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组成政产学研联合体,开始粉煤灰综合利用的试验、研究、中试和工业化生产试验。而且,也取得了重大成果。就在2014年生产出白炭黑产品后,受市场和产业政策影响,该项目暂缓建设。阵痛中的建设者们仍然有一个信念,朔州存量超1亿吨的粉煤灰绝对是宝贝,总有一天会产生理想的效益的。粉煤灰没有错,开发者也没有错,决策者更没有错。错的是时机还在路上。


多年来的转型发展越来越让平朔人感到,转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漫长的时间。重要的是要有专业人才储备做支撑,切记隔行不取利。用开发煤炭的理念去管理其它企业,显然要付出行业代价的。不过,平朔的一代代决策者早就重视上了人员培训、人才的不断引进。平朔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进就是2015年被作为专业人才引进来专门分管电力企业的。他一再表示:从国际来看,煤炭企业的转型很难,但我们必须转。一般地讲,转型30年为一个阶段,不可能是一代人的事。也应该看到,平朔的转型已经有了很不错的基础。再说,有多年来形成的平朔精神的再发挥,奇迹总会出现的。

平朔要高质量地发展,转型是必由之路。不管有多么艰难,平朔人会一代接着一代地走下去。

朔州新闻网版权声明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