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外眼看朔 > 详细内容
朔州城市形象解析的全新境界——简评高海、闫树智新书《神奇的朔州》
来源:朔州市融媒体中心 作者:李志斌2021-04-23 11:02:57
浏览字号:
0

朔州是座新型的城市,朔州有着悠久的历史。从古至今,朔州在中华大地上都有着重要而独特的地位。所谓“重要而独特的的地位”,不是随便可以命名的,需要历史范畴的探寻与论证,需要地理概念上的定位与分析。


近期,我市文史界耆宿巨擘高海先生携新秀闫树智新著了《神奇的朔州》一书,由山西出版传媒集团三晋出版社出版发行。认真品读之后,我们感受到了作者宏博的学问、严谨的学风、精湛的见解,它集中研究了朔州人文历史和地域特色,特别是关乎朔州这座年轻城市在古老华夏文明史上、在伟大祖国辽阔土地上的非同寻常的作用和地位,用全新的视角重新去审视、分析,见解独到。

山西省历史学会副会长、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所长高春平先生为本书所作序中指出:“学界甚至有一种观点认为:‘一部山西史,半部中华史,而山西史则重在朔、代。’近年来,愈来愈多的人士,关注看重朔州的历史文化。《国家人文历史》说朔州这座城市太‘硬核’,网易网等众多传媒都说朔州的历史文化太‘神奇’。”

所谓硬核朔州、神奇朔州是以朔州为聚光点,在历史地理学上思考、比较、分析和定义的,是纵观朔州在华夏文明演进史后又横向分析其在中华大地版图上独具特色的位置和形象后得出的结论。有了这本书,朔州从此更添了文化自信。可以说,《神奇的朔州》这本书,在更广阔的视野下对朔州历史进行了的探究和发掘,对朔州地域特色(文化的、政治的、军事的、经济的、生态的)进行了全面理解和分析,立意高,观点新,判断准,是朔州城市形象解析的第一书。

作为朔州城市形象解析的第一书,它深入分析了朔州地域历史文化的变迁与整合,朔州位置境域及其产生的人和事件在历史纬度与空间经度交错中的地位和影响,朔州地方人文的积淀和特色基因以及朔州城市历史地理的情状与沿革。朔州会因此而将历史地理的坐标重新对位,形成朔州在山西乃至全国城市格局中重要而独特的形象和地位,从而开拓了朔州城市定位的新境界、新形象、新高度,使朔州城市形象和地位站在了一个全新的更大空间、更广视野、更高层次的平台上。

作为朔州城市形象解析的第一书,它以科学的方法、多维的角度、联系的观点、发展的眼光,重新审视朔州,重新描摹朔州,重新展示朔州。每一篇都是独立的文章,每一篇都有鲜明的主题和观点,每一篇都努力形成基于事实的关于朔州历史文化、形象地位的重要的新的论断。用科学的历史地理学基本理论方法、特有的横剖面方法和文化生态学方法,对处于北方农牧交错带地区的朔州的历史地理进行分析研究,并取得了重要的系列成果。一方面基于历史的铺叙演进,一方面基于同类型人物和事件或城市的比较,在时与空、人与事、此与彼、古与今等多重关系中找出交汇点,凸显朔州在人类历史上的“这一个”,朔州在山西、中国以至世界格局中的“这一处”,朔州在重大社会变迁中的“这一点”。

作为朔州城市形象解析的第一书,作者以科学的唯物史观为指导,不断地挖掘、拓展,不断地印证、比较,不断地提炼、聚焦,这些产生在朔州大地上的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历史遗存,虽时过境迁却有因果连带,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却有蝴蝶效应,演绎形成了在全省全国全世界非常特别非常重要非常有影响的朔州故事、朔州风物、朔州节点、朔州地位、朔州精神,朔州影响。

这本书的可贵之处,在于它不断地、详细地、繁复地挖掘、展示、重构朔州的文化元素和形象体系。人类历史在这里有多元的文化特征,新石器文化、马文化、边塞军事文化、民族融合文化、昭君文化、佛教文化、建筑文化、书院文化、移民文化、长城文化、古堡文化、民居文化、红色文化……历史文化的长河不择细流,涓涓润泽,汩汩成河,不废千古。试问,还有多少地方能汇聚成这么纷杂、久远、博大、神奇的文化海洋!

这本书的可贵之处,还在于它凸显了朔州在华夏文明史中的重要作用和在全省全国的重要地位,在于它全方位展示了朔州年轻而成熟的美丽形象。朔州是华夏文明发祥地之一、典型的民族融合之地、边塞军事要地、马文化源远流长之地,汉匈全面战争发轫之地、北魏王朝兴起之地、东魏西魏北齐北周及隋唐六大王朝策源之地、科举人才兴盛之地、沙陀三王朝发迹之地、辽宋金元拉锯战战略要地、辽国兴盛与覆灭之地、中国长城文化旅游理想之地、促成“隆庆和议”与催生“万里茶道”平台要地、三晋门户京都屏障之地、红色文化聚集之地……这样的梳理与归纳,简要精准,斑斓夺目。

这本书的可贵之处,又体现于它还原或核实定义了朔州历史地理上的一些关键性事实。比如民国时期留下的水利工程亦是人文景观泥河大坝,社会上有传为日寇侵略时期所修,尽管《朔州志》、《山阴县志》等都有明确记载,但往往是志书水利篇中的一段文字,没有提到十分醒目的位置。而《神奇的朔州》则对此作了详实的陈述,为民国初年朔州三大水利公司之一——富山水利公司所修建,与日寇毫无关系!又如对右玉麻家将的描述,与中国历史著名的岳家军、杨家将进行比较分析,证出麻家将人物共记载了八代忠勇,完全有资格与岳家军、杨家将三星辉映,共同彪炳史册。还比如人们常说的民族融合,究竟有多少个民族,涉及哪几个历史时期,书中均有明确的交代。值得一提的是,在论述状元榜眼一篇中,用较大篇幅论述了清代山西唯一的榜眼王赓荣,其实是一位颇有建树的书法家,弥补了朔州历史上文化艺术方面的一大空白!

高海先生在编后语中说,“现在看来,我们虽倍加努力,多方探讨,但仍感纰漏不少,不尽人意,所选史料恐有偏颇之嫌,难免有遗珠之憾”。历史在发展,社会在变迁,朔州久远的历史、广袤的地域、精美的文物、众多的事件和名人,能够通过四十一篇既独立又联系进而构成宏篇大著的基石性文章,树立起了朔州别具一格宏伟雄奇的城市形象大厦已着实不易。如果非要找出所遗之珠,可以有连通京津冀的母亲河桑干河的文明滥觞、有大明王朝以清廉端直著称的内阁首辅王家屏等篇什;还可以有历史上朔州曾是山西北部重要政治中心的论述,如秦汉置雁门郡是晋北唯一的政治中心,北齐至唐初先后置北朔州、马邑郡、朔州,是晋北新的政治中心,清雍正三年(1725)于今右玉设置朔平府,又成为晋北的中心地。这也启示我们朔州的神奇还不止于此书所列,有待于高海老师及众多热爱朔州、探究朔州过去现在未来的志士仁人进一步补充完善。

行文至末,我不禁要对高海老师表达由衷的、崇高的敬意!朔州文史界的三老,钟声扬、李尧、高海,伴随着朔州的成立与发展,孜孜以求,情怀不老,为构建朔州精神文化大厦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成果丰硕。而高海老师年已八十有七,精神矍铄,才思敏捷,耄耋之年青春焕发,笔耕不辍,宝刀不老,学术之树枝叶繁茂果实累累,这样的硬核与神奇,也应该是书中未列的遗珠之篇吧!

 

朔州新闻网版权声明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