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悦读 > 详细内容
看电影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常树辉2019-09-04 14:06:26
浏览字号:
0

  现如今,看电影已成一种常见的消遣。逛街散步、吃饭聚会,闲暇之余总会问一句“最近有什么好影片”。若有心仪的好片,便会带上家人,或约好友,一起去享受光影的精彩。坐在惬意的影院里,我有时会想起儿时在乡村看电影的场景来。

  我小时候,看电影不是件小事。儿时的豫东乡村,落后偏僻,文化活动稀少。看电影如同过年,一年也就一次,再多也就两次。逢上公社里放电影的通知正式下来,大队里像揭开盖的锅,即刻沸腾起来。这一消息会迅速蔓延至十里八村。空气里弥漫着无法言说的节日味道,孩子们欢呼雀跃,大人们喜笑颜开。这时候,生产队长会“咣咣”地敲响挂在村头的生锈大钟,通知社员,提前放工。学校也会发出通知,提前放学。

  半下午的时候,放映员的身影还没出现,大队部里就挤满黑压压的人群。等放映员骑着绿色“二八”自行车,出现在乡亲们面前的时候,大家蜂拥而上,有的接车子,有的卸影幕,有的抬机器……不知谁家的孩子,早脱了鞋,光着脚,争相着站在树下,嘴里衔着绳子,“噌噌”爬到树上,把影幕扯挂在两棵大树之间。洁白宽大的影幕悬挂起来,一场大家期盼已久的精神盛宴即将上演。

  这时候最忙的是各家各户了,乡亲们几乎是统一时间生火做饭。炊烟袅袅,令乡村美如童话。不少家长一边拉着风箱做饭,一边还惦记着电影场的位置,便吆喝着自家的孩子,搬上家中的桌椅,去电影场占位置。孩子们几乎全出动,很快,电影场正面及两边,被密密麻麻、大大小小、高高低低、各式各样的板凳、桌子和椅子占尽。来得晚的,只好迅速跑到影幕的背面占位置。再晚的,等电影开演,有的站在土坡上看,有的爬到柴火垛上看,有的骑在墙上看,有的上树倚靠树上看。

  到了七八十年代,乡村看电影的情况有了很大改观。相距数里的两个大队或村庄,可以同一天放电影,只是需要“跑片”。所谓“跑片”,就是一个村先放映,另一个村等候着。等第一个村放完第一轱辘胶片后,由负责跑片的交通员,骑车飞速把第一轱辘胶片传送到第二个村放映。这样来回跑片和传递,第二个村也就比第一个村晚结束大约一轱辘胶片的时间。1982年,武打电影风靡一时。我与伙伴骑车去三十里外的淮阳县城观看电影《少林寺》。看完夜场,集合出城,乘着月光,疾驶在两边长满浓密白杨的柏油路上,月光把身影拉得很长。

  九十年代后,家乡的影院开始快速发展。乡里建起自己的电影院,电影场次也由月变周,由周变天;影片范围,亦由少变多,种类齐全。影像厅、投影厅,如雨后春笋,四处皆见。购好票,或三三两两,或集群结队,只需提前十分钟入场,寻位坐下,就可轻松惬意地观看,过去的那种东奔西跑与匆匆忙忙早已成了历史与记忆。

  近些年,淮阳县建起现代化影城。高大气派、功能多样的现代化影城成为老家人休闲娱乐的重要场所,炎炎夏日,在清爽的环境里享受一场视听盛宴,成了老家人的避暑方式。走进影城,八个放映厅,千余个座位,可同时播放八部电影,每天放映六十余场次。座椅优雅与舒适,甚至比家里的沙发还舒服。高起坡、低视角、弧形宽银幕,让人更添身临其境之感。春节返乡,带上妻儿,在这样的影院里享受合家欢电影,幸福感更是倍增。

  从露天影场到电影院再到电影城,过去翘首以盼的事情,现在已变得习以为常。电影生活的变化,折射的也是社会的变化,这变化的背后,是人们幸福感拔节生长的历程。愿我们的生活能像一幕幕精彩电影,带给人更多的温暖和快乐。

没有了

责任编辑:卢琳

返回首页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