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悦读 > 详细内容
趣名
来源:山西晚报 作者:程绍仁2019-08-02 09:48:09
浏览字号:
0

  人的名字就是一个符号,有的人的名字很响亮、很高贵,叫宏伟、高大、红霞、彩云。但有的人的名字很低微,叫什么狗娃、狗剩、狗旦。老百姓的话,贱名的孩子好养活。

  说起我村人的名字,也很有意思。我的一发小起名叫“没名”,而弟弟起名“有名”。村里起名叫“闺女”的,就有黑闺女、胖闺女、肉闺女、小闺女、胡闺女、俊闺女、丑闺女。因名叫闺女的太多不好分辨,在闺女前则冠以丈夫的名字,如狗旦闺女、根山闺女,有的则加以父亲的名,如来庆闺女、晚庆闺女。但我这里主要说的是我村里名字叫“瓜”的。

  说到瓜,种类繁多,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旧社会人们多用瓜度荒年。三年经济困难时期,人们不是还提出过“低标准、瓜菜代”么,救了不少人的命。有的瓜是越老越好,如老南瓜又面又甜;而有的瓜只可嫩吃,如黄瓜、丝瓜、蛇瓜、葫芦瓜,老了就不能吃了,只可留籽,像葫芦瓜就只能做葫芦瓢了;据说砍瓜可像黄瓜一样生吃,也不用等到瓜熟后摘下食用,生长期可以任意砍着吃,吃多少砍多少,天天吃鲜瓜,其伤口可迅速愈合,不影响瓜的生长,故名砍瓜,堪称天下奇瓜;本地的北瓜也称西葫芦,如春暖时用薄膜覆盖保墒保温,可早开花结瓜,房前房后栽上点儿,瓜结得又多长得又快,可炒菜,还可吃瓜饼什么的,都挺好;苦瓜清热消暑、养血益气、补肾健脾、滋肝明目,味苦,性寒,具有预防坏血病、保护细胞膜、防止动脉粥样硬化、保护心脏等作用。

  我的祖籍是泽州县高都镇善获村,村虽不大,但细数一下名字叫“瓜”的就有十几个:瓜、双瓜、三瓜、丑瓜、秋瓜、黑瓜、腊瓜、北瓜、维瓜、平瓜、油瓜、扁瓜、瓜把、晚瓜……其中有男又有女,并且是几个家族,有的是兄弟姐妹,有的是叔伯弟兄姊妹,一个家族有好几个“瓜”。

  首先要说的是丑瓜不丑,但是黑瓜生得比较黑。黑瓜生在春季,父母起名春瓜,但因长得较黑,人们就叫他老黑、黑瓜,真正的名字春瓜就给遗忘了。后来黑瓜入了党,当了队长,当了村干部。

  丑瓜是我村第一个大学生,1963年山西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一家报社当记者、编辑,曾经是报社驻晋东南地区记者站站长。他从事新闻一辈子,后升至报社办公室主任。现在,每逢春暖季节,他就和老伴回老家种瓜、养花。丑瓜在庭院种的瓜非常多,有南瓜、北瓜、甜瓜、苦瓜,还有丝瓜、砍瓜、黄瓜、葫芦瓜、蛇瓜、香炉瓜、鹤首瓜,成了村里一景,男女老少都去他家看瓜,就连他在晋城的老同学也结伴去观赏,大家赞不绝口,晋城电视台2013年9月12日“剑虹说事”还说到了丑瓜种瓜。有好多人和他索要种子,准备来年也种瓜。

  晚瓜在几个叔伯兄弟中是最小的瓜,其父亲在世时是个木匠,他继承了父亲做木匠、泥瓦匠时的全套家什,也是祖传吧,自幼就会点儿木匠手艺。晚瓜干活很细心,最擅长的是垒炉火、箍木水桶。村里一些木工活、泥水活都爱找他,特别是他水泥使得好,经他手抹的水泥面、水池,经久不起皮、不裂缝、不渗漏。经他手砌筑的煤火炉好烧、火旺。他还会安水泵、接电线、接水管什么的,都是行家里手。

  细数我村叫“瓜”的,其中当兵参军者就有多人,占近三分之一。外出当兵的也都有了官名,在外已不叫什么瓜了,但回到村里还是瓜呀什么的。当兵的兵种也不同,有在北京卫戍区站岗的,有当装甲兵、工程兵的,有在野战部队的。

  首先说瓜,瓜参军几年虽说文化不高,但头脑灵、手也巧,写得一手好美术字,在外经常被请去在墙上或高烟筒上刷大标语,又会修收音机、电视机,常常为村里村外老乡服务;双瓜当兵复员后自学了木匠,木工、泥瓦匠样样拿得起,盖房、做家具样样在行;三瓜是解放战争时期的“解放兵”,即原在国民党部队,后投诚解放军,在解放战争中负了伤,是个残废军人,回村里后靠抚恤金生活;秋瓜生在秋天,故起名秋瓜,但另一版本是秋后家里收了不少瓜,滚了家里一地,父母就说叫秋瓜吧。秋瓜当的是技术兵,一当就是20来年,转业回来后还搞老本行,曾得过军队科技进步奖,出版过三部技术专著,发表过数10篇技术论文,历任技术员、助理工程师、工程师和高级工程师、教授级工程师等职,上网搜索点击率还蛮高呢!其专著及技术论文常被参考和引用。现在退休了,他还搞点技术咨询、技术服务什么的……

  在外当兵的多个瓜,通过军队大熔炉的锻炼成长,大都入了党,复员转业回到村里,都是村里的先进骨干分子,带领群众致富。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