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悦读 > 详细内容
青春的谎言与奇迹
来源:山西日报 作者:续小强2019-07-20 13:37:22
浏览字号:
0

  在青春文学的语境中,岂衣君的《十八岁》有一定的传奇性。小说时间划定在中国高考前的3个月。高考之重大与惊险,妇孺皆知。倘若,是一名普通的高考生,大概唯有书山题海做伴,在奋进的途中,你没有什么可旁骛的道理,只能做一个独行侠,义无反顾地一冲到底。而中国的美术高考生,与这些一般的普通高考生相比,显然是卓尔不群的新鲜“物种”。《十八岁》中的“山上画室”,正是这新鲜物种的集中营。他们从“那一个封闭的校园”,转入“这一个封闭的校园”,接受“魔鬼般的训练”,冀望由地狱而至天堂的升腾。与那一个封闭的校园相比,这一个封闭的校园,更像一个自足独立的小的社会。如此富有中国特色的考前集训营,以及其所集聚的一大批怀揣各式梦想、个性张扬的青年人,毫无疑问,造就了《十八岁》故事的传奇性和小说的可能性。毫不夸张地讲,这一个小的社会,这一个特立独行的社群,可谓青春中国的一个意味深长的隐喻。

  《十八岁》是岂衣君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当然,也可以说,这是她迄今为止所写的最长的一篇作文。对于写作,我们不怕谎言,我们也不缺谎言,我们唯独缺少的,是真诚。作为最真实的谎言之一种,我想小说的写作,更是如此。

  我读《十八岁》的许多对话,依稀又回到了彼时《新作文》读稿的岁月。青春少年的两小无猜、朦胧情思、影影绰绰、似有若无,都写在那些有趣的对话中了。令人惋惜的是,如此叙写对话的能力,就是在成人、成名小说家中也已是极为稀缺了。

  岂衣君的深爱与纯真,绘就了如此美好的一个青春文本。由《十八岁》,你还可以读到当代中国青年人的反思和批判。如此的反思,虽然显得极为犹豫,亦是含羞带露似的味道,却是执意不后退而要向前的;如此的批判,虽然并不知道明确的对象,如盲人摸象一般,却是坚定而不畏惧的,为生活而生活,为梦想而梦想,为未来而未来,就是要一直倔强地走下去,非要把那个黑洞看个究竟。《十八岁》的末尾,我们来到了熟悉的大学生活。谈不上有多么高大上,它和中国任何一个时代的大学生活一样,都是平淡无奇的。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不过是为了重写文学史的荣光而生造的一个虚词吧。

  读岂衣君的《十八岁》,仿佛一次温暖而感伤的旅行。此刻,我似乎触摸到了彼时至尊宝叙说他小说时那个房间的窗沿、衰腐的木窗、斑驳的老玻璃,老槐树的枝干就快要钻进来了;那条尚未被沥青覆盖的石子路,坑坑洼洼间,还蓄积着不知哪一段时光抛洒下的春花和秋水……

  我总在想,除了回忆,对于青春,我们能真切地拥有什么呢?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