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悦读 > 详细内容
白色的土路
来源:《朔风》杂志 作者:戴玉祥2019-05-07 09:46:00
浏览字号:
0

  是一条泛着白色的土路,两边长着茂壮的白杨,白杨的枝桠在高处交叉着,造型象一座拱形的桥洞,那土路就象一条河,有河水轻轻地往里流去。

  那时候我在乡间休假。读大学以来,我养成了晨跑的习惯。我象哥仑布发现新大陆样发现了这条土路。我很高兴在这条路上晨跑。

  这时候我发现了女孩。女孩短发齐肩,弯弯的眉,高高的鼻,薄薄的唇,给我一种很健康很青春的感觉。看到女孩,我就想起在《美国美人》中扮演安杰拉的那个曼娜·苏瓦利,我曾经把这个美人的相片放在我书桌前的相架上,不言而喻,我是多么喜欢她。

  我说,晨跑呀?

  女孩冲我浅浅地笑笑,算是答了。

  于是我就放慢速度,希望女孩能够与我一块晨跑,可无论我怎么放慢速度,甚至是在步行了,女孩还是远远落在我的后面。我知道女孩不是晨跑了。女孩苦着的眉头告诉我,女孩有很多心事。女孩是在这条土路上释放心事哩!

  我只好继续我的晨跑。

  返回的时候,我撞到女孩,女孩又冲我浅浅地笑笑,没有做声。我也回女孩一脸浅笑,也没有做声。

  后来很多天,都是这样。女孩在土路上走着,好象永远走不完这条路。

  那是一个阳光午后,喝了下午茶我走上那条土路。女孩仍在。女孩忧忧郁郁地在土路上走着。我靠过去,与女孩并肩。

  我说,你一直在这条路上。

  女孩捋捋额前的短发,亮着一双大眼睛读我,是呀!

  我说,怎么总是在这条路上。

  女孩说,挺有意思呀!

  女孩是这么说着,可眼眶明显地湿润了。我知道触到了女孩的痛处,忙说,不好意思,我们改个话题吧!

  女孩说,还是说出来吧!

  女孩脸上挤出一抹薄笑,女孩说,我很崇拜宋庆龄。

  我说,我也崇拜。

  女孩说,你崇拜她啥?

  我说,她是一个伟大的革命家。

  女孩凄苦地笑笑,这是哪跟哪呀?

  我说,你崇拜她啥?

  女孩说,敢爱呀!孙中山大他那么多,可他就是要爱他。

  我感觉到女孩舌根底下压着的是什么话了,我说,你是遇到这种麻烦了?

  什么麻烦呀!女孩脸上淌过一阵幸福,可人家说我太小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我摇摇头。其实我正在经历着爱情。我和爱我的那个女孩都还小,我不愿过早搅进感情的漩涡。我躲到这儿来,就是想认真地思考这事儿。

  但女孩的问题碰疼了我的情感,我越发的思念远在滨海小城的雯雯来。我决定回去看她。走过那条土路时,我看见女孩在土路上走着。我冲女孩笑笑,女孩也冲我笑笑。

  回到小城,我就给雯雯打电话。雯雯说她到另一座城市去了,让我等她,她明天回来。我很想见她,但又没有别的办法,只有耐心地等她。

  阳光总是一点也不吝啬,满满地铺在地上。

  我决定去海滩打发这段光阴。

  一篷篷太阳伞下,坐着穿泳衣的男女,我心情爽起来,我想起当年在夏威夷海滩与好莱坞名星艾莉西娅共泳的情景。往事如烟,现在雯雯要是在身边……这时候,我发现我的眼睛好象给什么塞了下,我狠劲地揉揉,但我还是看见雯雯穿着泳衣和一个男人坐在太阳伞下……我只觉头晕目眩,我不知是怎么离开海滩离开滨海小城的。

  我再次踏上这条泛着白色的土路时,我看见女孩仍在土路上走着。我走过去,很抒情地告诉女孩,回去吧!说着我就伸手捉过女孩,我们开始回头走。可走了一阵,我们只好站住了,女孩说,走那一条路呀?我们正站在一条岔路口处,有几条更小的土路呈放射状摆在面前。我说,我也不知道,你说呢?女孩挠挠后脑勺,没做声。片刻之后,我们不约而同的转过身去,我们沿着土路一直往前走。可走了不大一会,我们又站住了。

  面前是一条河,河水奔腾咆哮着。

  我们站在河边。

  女孩说,怎么就没路了呢?

  我也说,这路哪儿去了呢?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