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悦读 > 详细内容
看大戏
来源:山西农民报 作者:肖梦婷2018-12-07 09:24:50
浏览字号:
0

  许是年龄的关系,对于各种热闹事儿越来越淡漠,电影多年不去看一次,歌厅几年也不进了,街舞和鬼步舞更与之无缘,但在我的內心深处一直留着儿时看戏的情景。

  耳旁时常回荡着那咚咚的鼓声,悠长而婉转的唢呐声,还有胡琴、扬琴吱吱呀呀演奏声……偶尔凭空听见几声蒲剧,马上驻足停步,心像磁铁一样被吸引,金属的流音穿过心脾,依然陶醉。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农村,看戏是我们这些以土地为生、生活在乡村的人最为盛行的一种大众性的文化娱乐方式。因此,村民非常重视,唱戏前好多天就忙着舆论宣传,出戏报,做好各种准备,并且通知十里八村的亲戚朋友前来观看。各种卖吃食玩意的小商小贩也闻风而动,积极筹备自己的生意,赚钱与看戏两不误。

  记忆里,只要听说邻近的村里有戏演出,方圆十多里地的人都会赶去看。一个“戏”字,几乎把人的魂都勾跑了,人们往往会立即盼着夜幕赶快降临,甚至于丢下家务活赶过去。

  戏开演的晚上,本村和周边看戏的人提着小凳子,三五成群,络绎不绝地朝戏台方向走去。家庭条件好的婆娘们出门前总是要梳洗打扮一番,然后拉着或是抱着小孩,妖艳地扭捏着向前移动。老头儿们弓腰驼背,嘴叼旱烟袋,手扶拐杖,缓步前行。小青年们吹着口哨,一溜风似地绝尘而去。

  那时的门票大人两毛,小孩一毛,想当年低廉的票价对于许多人来说也是奢侈数字,好容易盼到唱大戏,家中成员你今晚上,我明晚上,轮流去看。半大不小的孩子不愿买票,先是入场前藏在小贩摊子旮旯,如被清场人员清理出去,就又在买票入场时跟随大人后边拽住衣服往里边溜,但常常被把门的人卡在门外。有逃票经验的机灵鬼们,他们会支人梯翻过矮墙进去看戏。

  开戏之前,笑声、叫声、吵闹声混成一片。后去的人在已经坐好的观众外边踮起脚尖伸长脖子喊自家人,要求进去找座位。里边的人用手捧着嘴,形成喇叭,大声呼叫自己的人进来,也有因为占位子亦或是别人加了凳子而发生吵闹的人。小孩子则像泥鳅一样在大人堆里溜过来溜过去。好戏的人在高谈阔论今晚剧情的内容和演员的阵容……

  戏台左右两侧和后面所有靠墙根的地方摆放着卖吃食和小玩意的生意人。在小马灯的弱光下,芝麻糖葫芦、醪糟鸡蛋汤、炒凉粉、糖油糕、瓜子花生、毛栗、月牙饼子、吹糖人等应有尽有,让人眼花缭乱。当然也离不了小玩意儿,玻璃球、气球、拨浪鼓、泥捏的哨子……土里土气,却极适合农村孩子。买卖双方的脸上都洋溢着无限的满足感,享受着一种久违的幸福。

  没钱的孩子只能看着各种好吃的东西流口水,偶尔遇到熟人给一颗糖或者一把瓜子,就满意得心花怒放。我最喜欢一边看戏一边嗑瓜子,这是一种惬意的享受。可是就那五分钱一手电筒的瓜子,平时也是奢望。

  看戏,似乎只是一种说法,更多是利用看戏来一次聚会,交流感情,把亲情友情和淳朴的民俗民风纽结得更加牢固。

  像家乡所有的孩子一样,我自幼也是一个小戏迷,其实是热闹迷。但是每每村里唱戏,家里人都以我看不懂为由,不带我去,有一次我在地下赖了半天,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最后被好心肠的王大婶拖了起来。母亲无奈,只得带我去戏场。虽衣服又脏又烂,口袋没有零花钱,但挤身于热闹的人群,很是为自己争取来的自由得意。

  当时晚上大多演的是本戏,小孩子不能理解,但知道白脸是奸臣,红脸是忠义之士,其他则茫茫然。随着年龄的增长,唱得好坏就能分出个大概来。和大人们在一起看戏,我看不明白的地方就可以问,婶子或是妈妈总是很耐心地给我讲解,《秦香莲》《辕门斩子》《窦娥冤》……一场场戏,都被她们讲得清清楚楚。小小的我竟然都能听懂,看到伤心之处,竟然也哭红了眼睛。

  我们大部分欣赏的是县级剧团的戏,偶尔能看到省市剧团的演出。村里老百姓看戏从不挑角儿,省城来的名家,大家拍手热烈欢迎,演到精彩处偶尔还往台上扔条烟吆声喝彩;本地的名角也视为珍宝,表演结束有专人为他们披红戴花给予鼓励。

  记得有一年母亲带我看戏,台下的人黑压压一大片。人越来越多,场子就越围越大,我们很快被围在中间。许是前边的人坐的高遮住了后面的观众,后面人看不见就往前挤,不大会儿人群就涌动起来了。有的大人干脆把孩子架在脖子上,虽然有民兵拿着长长的竹竿来回舞来舞去维持秩序,但是一时之间未能平息。后来民兵不得不动了真格的,拿起竹竿打起来,哪里乱动就打哪里,人群才渐渐静了下来。

  看戏,需要秩序,他们的行动受到群众的支持,谁也没有怨言。这样的场面,现在的年轻人真没见过,也许会认为至于吗,可这是实实在在经历,我亲眼见过好几回呢。

  记忆中戏剧的內容大多是历史故事和民间传说,如 《三娘教子》《铡美案》《舍饭》《窦娥冤》《杀狗》《赵氏孤儿》《芦花》等剧目。内容多以忠孝节义为根、劝善教化为本、惩恶扬善为魂,经典选段往往能醍醐灌顶,发人深思,更是让人久久难以忘怀。

  老百姓总在戏中认定 “好有好报,恶有恶报”的人生结局,聊以自慰,也以此慰人,虽然这“精神食粮”有时还有骗人的毒素,他们也乐意细细品味。

  即使散戏了,观众走在路上还议论剧情,议论哪个演员唱得好,功夫深。童年的我,常跟着这熙熙攘攘的人群去看戏,带着手绢,抹着眼泪,更多的是发出欢乐的笑声。

  现今剧团的条件好多了,戏台布景也考究多了,配上各类射灯,使舞台更加绚丽多彩,演员佩戴上无线麦克风,配有各式音响,使声音富有立体感,观众无论听觉视觉都较过去有了更舒适的享受。戏台两边也安装了电子字幕显示屏,可以同时显示演员的唱词,不管什么方言、道白、唱腔都能略知一二。

  蒲剧由于情感奔放、表现力非常强,特适合农村老百姓的欣赏口味。如今家乡的蒲剧团正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弘扬蒲剧,弘扬戏曲文化,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宣传稷山,宣传蒲剧,同时也得到了社会的认可,特别是曲艺界的认可。近年来,他们在舞台上演出了许多有名的剧目,像《铁面御史姚天福》《关公与貂蝉》《农祖后稷》等多个传统和现代蒲剧,演员们用蒲剧把发生在家乡的故事唱出来,听上去特别亲切。《党的女儿》今年首次登上中央电视台,取得一些荣誉和社会人士的认可。

  其实,戏是一种氛围,一种场合和情景,以及情感的交融与发泄。人可以不同,时代可以不同,但人灵魂深处那种对人文的、人性的、身世感慨与道德取向审美意识的沟通交融与共鸣则是相通的。

  “一声河满子,双泪落襟前”,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一段戏文可以十年百年百唱而不厌的原因所在吧。

没有了

责任编辑:卢琳

返回首页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