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悦读 > 详细内容
异乡客 农家娃
来源:山西日报 作者:任建立2018-12-07 09:20:46
浏览字号:
0

  参加工作至今,每年回老家的次数寥寥,特别是步入不惑之年后愈少,以至于妈都把我当客人了。

  上次中秋节回家,见爸忙活着粜玉米,需要往三轮车上装。他侧弯着腰一锨一锨的样子,让我一下想到了在我小的时候,他也是这样。每到收秋,他总是格外忙,白天要上班,晚上回来要么提着马灯干,要么是借着月光干,一刻也不停。我知道,他不是不想停,而是不敢停啊,一家5口人的裤带即使勒得再紧也不能不吃不喝呀。那时的他,总是浑身充满力量,腰板从来都挺直如松。可如今,接近古稀的爸,却腰弯似月、发白如霜。小时候,我经常坐在他的肩头,可如今我常在异乡却不能尽孝在他的床头,让他还这样老而不辍。

  我上前抢过爸爸手中的木锨,把剩下的玉米一口气装完。

  妈见我满身尘土,直埋怨爸,说难得回来清闲几天,又没有换洗衣服,还让我干这脏活。爸不作声,像以前一样默默地享受着妈有一句没一句的唠叨。我多想再像小时候那样听爸训斥几句,说这不对,那也不对。可人老话少,他再也不吼了。

  听着妈的唠叨,我心里怪别扭。虽说远离家乡常作异乡客,但我骨子里还是农家娃呀,她怎能这样生分!难道非得把我当尊贵客人一样,这也不让干,那也不让做,好吃好喝供着我才是对我真亲吗?

  国庆节长假,我和妻子、女儿又回老家。我特意从柜子里找了一套破旧点的衣服,力争使自己更“土”些,更“农”些。妻子和女儿见我如此行头,直笑我是个农村的“土包子”。土就土点呗,恨不能土得掉渣,让妈从我身上再也看不出一点城里人的样子。

  国庆节当天回到家,见爸正好拿着耙子背着半袋子东西出门,说是准备去种地。我放下行李,把种子从爸的肩上款款地移到我的肩上。

  妈见我这身“土”打扮,没有阻拦,也没唠叨,反而有一种久违的熟悉和高兴。也许在妈心里,这才是庄稼人的应有穿戴吧,这才是她眼里当年那个长不大的“土娃子”吧。

  那天中午,爸、妈、我3个人一起到地里,再演了小时候种地的情形。记得那时候,爸总是想起得再早些,挑得重一些,走得快一些,生怕累着我们姊妹几个。他呀,总是这样,恨不得吃尽天下苦,让我们作儿女的享尽世上万般福。

  机耕耧在前面走,我用耙子搂着草,妈跟在后面不时用脚掩埋裸露的种子。她再也不嫌我穿得太干净了,也不说不适合干活了。爸坐在地头,偶尔悠悠地看看天边的闲云,偶尔看着我们在田地里来来回回,深陷的眼眶里盛满一派丰收景象,也许是一行行的麦子,也许是一担担的粮食吧。

  而当下,在这片几辈人深耕不倦的黄土地上,没有“异乡客”,只有“农家娃”,只有实实在在的一个“儿子”。也许是好久不干活了,也许是尝到了大劳累之后的大困乏,我索性躺下以地为床,尽情享受与土地相依相亲的那种酣畅,还有那份放下一切的超然与惬意。

  其实,再大的人,在妈面前也只是一个“儿”;再高的官,在黄土地的养育之恩面前也只不过是一介“民”。任何人都应该面对黄土地顶礼膜拜。仰面白云蓝天,感受着土地泛起来略带潮味的温度,真像小时候躺在妈妈怀里一样,心里涌起暖洋洋的感觉。

责任编辑:卢琳

返回首页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