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朔州历史 > 详细内容
航空上校崔淑章之死
来源:朔州市新闻中心2019-09-16 16:36:39
浏览字号:
0

崔淑章是山阴县高山疃村人,出生于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其父崔圣瑞,乃进士崔增瑞之七弟,人称七先生。世代书香门第,使其从小受诗书的熏陶,加之思维敏捷、勤学好问,童年时便能背诵《古文观止》、《八家诗选》,并能涉猎四书五经。淑章幼年正是中国甲午战后的忧患年代,故而从小便立下长大从戎抵御外侮之志。岱岳二高小毕业后即考入宁武中学。1926年考入山西航空预备班,立志当一名飞行员,守卫祖国的领空、领土。提及山西航空预备班的筹建,这还得从阎锡山说起。

1924年9月爆发了第二次直奉战争。在直系、奉系、皖系三大军阀夹缝中生存的山西土皇帝阎锡山,在这次战争将结束的时候,加入了反直阵线。由于这次大战还动用了海军、 空军,一心想扩展地盘染指京津的阎锡山目睹了空军作战的威力,因而于1925年决定组建山西航空队。他从英国购买飞机,并从那里高薪聘请教练员、工程技术员,在太原郊区广设村修建飞机场和校舍,培训山西空军。淑章头脑灵活、有扎实的文化根基,加之从小养成勤学苦练的习惯,因而教练员对他十分器重,首次试飞时,他被定为“1”号飞行员。剪彩仪式由阎锡山亲自主持。在军乐队奏出的欢快乐曲声中,淑章迈着稳健的步伐进入驾驶室,拉动操纵杆,飞机顺着跑道风驰电掣般地跑起来了,而后升空,越飞越高。机场上几千双眼睛都盯着这架飞机,它愈来愈小,直到消失在远方空中。淑章驾机绕太原附近上空飞行了一小时后,稳稳当当地降落回机场。他走出驾驶室,阎锡山首先和他握手,祝贺他飞行成功。从此,他被誉为三晋大地上第一颗驾机升空的明星。

1928年北伐战争结束后,惯于见风使舵的阎锡山,看到旧军阀已日落西山,于是投入国民党阵营。蒋介石为了拉拢阎锡山对付冯玉祥,任命阎为京津卫戍司令。1928年6月初,阎锡山亲自点将,让淑章驾机送他到保定就任,以炫耀卫戍司令的威严。淑章因这次护驾有功,阎就任卫戍司令后,随后就提拔他任山西航空大队少校中队长。是年,淑章领着他的航空中队驻防保定,守卫在阎锡山的身边,随时听差调遣。1930年蒋阎冯中原大战时,淑章率山西空军加入战斗,阎锡山又晋升他为中校航空大队副队长。

1931年,阎战败下野后,山西航空大队改为山西民运航空局,淑章任副局长。1932年阎锡山东山再起,回山西后全力发展自己的实力。将原军用机场进行了扩建。1934年,淑章就任扩建后的太原飞机场中校场长之职。

1935年因机场招收学徒工人,淑章将本家侄子崔振临、崔玉临、崔金临安排当工人。据现年91岁的振临(中共党员、退役老八路)回忆:他在机场当徒工期间,几次见薄一波出入机场,找淑章密谈。因他和淑章是侄叔关系,他常去淑章家,在淑章家他也见过薄一波。他们交谈时他回避,谈话内容不知晓,从二人见面时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之间关系十分融洽。原来在抗日战争刚开始,阎锡山派郭挺一、梁化之请薄一波回晋共商保晋大业。薄一波同志正好奉中共北方局之命回山西做统战工作。像淑章这位手握山西航空大权的要员,当然是薄一波统战的对象。薄一波凭借阎锡山发的特别通行证,可随时出入机场。毫无疑问,崔淑章和薄一波的交往,这对他思想观念的转化起了较大的作用。薄一波回山西还领导了太原地区的工人运动,掀起抗日救亡高潮。据振临介绍:他们飞机场的工人,半夜里常携带抗日宣传标语进入市区内张贴;他们曾参加过太原工人抗日救亡游行示威,以兵工厂、卷烟厂和西山煤矿的工人为主体。淑章对飞机场工人的抗日爱国之举从来不制止。振临还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工人武装自卫队,这为他后来正式参加八路军找到了门路。

1937年11月8日太原沦陷,阎锡山向晋南撤离。淑章执行了南京军委的命令,将太原机场的军用物资、设施,能搬迁走的就运往陕西宝鸡机场,运不走的就地炸毁,绝不能留给日寇。就在太原沦陷的前两天,淑章将最后一批军用物资装运起飞后,一同飞往宝鸡机场。南京军委任命他为宝鸡机场上校场长兼军需处长。当时因华北、中原、华东相继沦陷,西南方成了抗日战争的大后方。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是西汉初期杰出的军事家韩信的用兵奇谋。宝鸡机场以东与之紧密相连的即是陈仓,在其山洞内储备了许多战备物资,这些也归淑章这位军需处长管理。这里军用设施较为完备,执行罢任务飞归的飞机即钻入山洞内隐蔽起来,以防敌机空袭。三国时期蜀国丞相诸葛亮统领30万大军伐魏取道陈仓,遇魏国大将郝昭领3千兵凭险据守,致使蜀兵裹足不前。即便是用兵如神的孔明先生,也一筹莫展,只好望山兴叹、无功而返。陈仓地形险要,为历代兵家西南用武必争之地。因此宝鸡机场是相当重要的战略要地。淑章能任此职,足见国民政府当局对他的信任。谁能预料到,淑章这次升迁后短暂的荣耀光环,其实也正是他生命终结前的回光返照。

宝鸡机场具体经管仓库的是一位姓蒋的机械师。在淑章任职期间,他将最重要的战备物资汽油偷偷卖掉。有人说买方是共产党人化装成的商人。因为国民政府不予延安分配供给汽油,那里的发电机、汽车一刻也离不开它,所以派人暗地购买汽油以解燃眉之急。1939年4月倒卖汽油之事被媒体曝光后,传到了国民政府首脑机关,蒋介石大为震怒,他马上派调查组到宝鸡机场调查处理。调查组来到后,先把崔淑章调到西安架空,然后把在机场工作的40多人全部扣押起来。经审查,参与此事的是以姓蒋的机械师为首的6人,将他们押解成都监狱。在审问这6人期间,共产党的内线获得调查组下一歩要抓捕淑章的情报,传话让他离开西安赴延安避难。淑章认为卖汽油之事与己无关,没必要逃跑。又过了几天,逮捕证已由国民政府指令下达。共产党咸阳地下工作人员,再次向他通风报信。淑章这才化装成商人由西安到咸阳,然后取道三原县赴延安。结果在三原县旅店被捕,立即被押解成都监狱审讯。狱中,淑章上书国民政府,表明自己是无辜的,并恳求空军司令部将他保释出狱,愿驾机到抗日前线奋勇杀敌,还自己为国捐躯之愿和清白之身。时任空军前敌总指挥周至柔以及山西军政界包括阎锡山在内的高官,纷纷为淑章求情。无奈蒋介石最嫉恨投奔共产党的国民政府要员,就凭借淑章往延安逃跑这一条,必欲置之死地而解恨。

1939年阴历9月23日,天色阴晦,奔腾不息的岷江似乎也在呜咽。这天,淑章被军事法庭以叛党、渎职为罪名,判处死刑后执行,同刑的还有姓蒋的机械师等3人。布告署名为“国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临刑前,他仰天长叹,恨自己没死在抗日战场上,反遭政府无辜杀戮。一代航空翘楚只活了41岁便含恨离开人世。

当时,淑章的前妻贴氏已故,续娶了一位浑源籍学生出身的陈月兰。她跟随着由西安转赴成都居住,听候丈夫消息。陈夫人收殓了淑章遗体,在成都北门外红苕坡买地埋葬,并为其树碑一通。淑章身后留下一女梅梅,十五岁;一子泽临,十三岁。陈月兰领着子女在成都、宝鸡两地居住了一年,为丈夫守孝。

1940年阴历9月23日,在丈夫一周年丧礼之日,母子女三人“摄影于宝鸡以志哀也”,随后返回山西,给梅梅找下合适对象出嫁,又征求泽临意见,他选择了跟姐姐一起生活。

全国解放后,泽临在兰州汽车修理厂参加工作。1955年春调他到福建省福州汽车制造厂工作时,他先去了成都,在红苕坡按照墓碑找到了其父的坟墓,将在异乡沉睡了十六年的父亲遗骨挖出来,用被子打包好,乘火车回乡安葬。登车时,被发现后不让上车。泽临拿出墓碑上的拓片,说明原委。工作人员得知死者是被国民党政府所杀害,极为同情。其中一位让泽临用柴草将尸骨烧一下,进行消毒处理后,再找他帮助办理托运手续。泽临就这样克服了重重困难,千里迢迢地将父亲遗骨运回故乡。从岱岳车站下车后,他先去找石匠,仿照原碑拓片复制了一通墓碑,将先考遗骨安葬入西园子祖茔,与先妣合葬。古人丁鹤年跋涉千里寻母遗骨归葬故里,成为千古美谈;今泽临只身一人来回奔波五千里运送父亲遗骨回乡安葬,不但受到乡亲们的交口称赞,而且孝感乡里,流芳后世。

关于倒卖汽油一案,历来说法不一。一种是:淑章受薄一波的影响,自然会同情共产党,赞同共产党的抗日救国主张。当手下人卖汽油给共产党人时,他装聋作哑。事发后,他又在共产党的地下组织援助下,去延安投奔共产党。假若他能顺利抵延安,也会象吕正操将军一样受到重用。何况延安正准备扩建飞机场,急需懂航空会管理的人才。到后来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组建起空军后,淑章无疑会成为空军中的高级将领。

另一种说法是:淑章确实不知手下人卖汽油之事,汽油也不一定是卖给共产党。因而事发后,他认为心里没做亏心事,用不着逃跑避难。共产党地下组织给他通风报信,是出于对抗日爱国将校的关心,他们之间事前并无瓜葛。究竟属于哪种情况,因泽临当时年幼,也说不清。只有其继母陈月兰知道底细。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在浑源县工作的徐德富先生(高山疃人)意外中遇见陈月兰,曾向她询问淑章的死因。陈月兰不愿提及伤心事,拒而不答。如今,陈已去世,倒卖汽油之案终成了一个谜。

(摘自《山阴人文》)

朔州新闻网版权声明
没有了

责任编辑:宁瑞婷

返回首页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