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朔州历史 > 详细内容
宋金朔应诸州之争
来源:朔州市新闻中心2019-08-05 10:13:58
浏览字号:
0

依“海上之盟”的约定,北宋宣和四年(1122)初,金军攻克辽中京大定府、西京大同府。然而,宋军却败于辽军,只好求助于金,燕京被金军占领,“海上之盟”被金军拒绝按约定兑现。四月,宋派人赴金反复交涉,金才答应每年在付给金“岁币”的同时,再付100万贯钱作为“代税钱”的苛刻条件后,方能取得燕京及所属六州。而西京(今大同)暂不归还,另议。但是宋徽宗急于庆祝所谓的“胜利”,并没有计较,就急着答应了。

宋与金关于辽西京路所属大同府、应州、朔州等地的交涉,更为棘手。宋朝“请加币以求”,金朝的“百寮军人等都不肯许”。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答应,只要宋付给金犒军费,同意将西京及应、朔等8州划归宋朝。但是,这个协议还未来得及执行,金太祖就于宋宣和五年(1123)病死,其弟吴乞买即位,是为金太宗。本年,朔州、应州契丹守将韩正、苏京分别献州归宋,武州、蔚州亦归宋。朔州升为“中庆府”仅有两三个月后,金人又重新占领朔州、应州、武州等地。后宋朝依据协议索取大同府及应、朔等8州土地,当时金军驻两京的将领,正是金朝奴隶主集团中最富有掠夺性的粘罕,他答应只划给宋武、朔两州。朔州收回后,宋于朔州置朔宁府,治鄯阳县。宋宣和六年(1124),金太宗指责粘罕,“是违先帝(阿骨打)之命,其速与之”。粘罕却提出宋朝破坏盟约,“招纳判亡”,西方还未宁静(指辽天祚帝还在活动),若依约将西京路所属大同府、应州等划给宋朝,则金军“失屯居之所”,因而不能依约把这些地方交给宋朝。是年,金使至宋,索取宋使赵良嗣所许的20万石粮食。宋宣抚使谭稹拒绝道:“二十万石,岂易致耶! 良嗣口许,不足为凭。”金人大怒,西京路所属大同府、应州等地的交涉虽经一波三折,就此搁置。

如果说,在结盟之前,宋朝在金人眼中是个天朝大国,甚至存在崇拜的心理。金人在谈判初期,并没有进入关内在长城以南占领地盘的意图,但是通过几年来谈判中的频繁接触,金朝看到了宋朝见识短浅、被动拖拉、昏聩无能的本质,了解了其军队战斗力不堪一击的状况。同时,金国在多次穿越长城的过程中,早就掌握了宋朝的山川险易和军事防守,且又得到宋朝进贡的大量岁币、粮饷和军费的补充而实力大增,这就在某种程度上膨胀了金军的野心。

宋宣和七年(1125),辽国灭亡之后,北宋失去了北部屏障,金国通过“海上之盟”才真正强大起来。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没有“海上之盟”就没有以后的“靖康之变”。而对北宋来说,联金灭辽的战略选择犯了方向上的错误,“远交近攻”换来了“唇亡齿寒”。用台湾学者柏杨的话说,这是个“惨不忍睹的胜利”。

是年十月,金国背盟,金太宗吴乞买下令伐宋,分兵两路南下。其中西路军以粘罕(宗翰)为主将,由河阴(今山阴南故驿古城)进兵太原,朔州是必经之地。 在金部署大兵南下时,宋举朝不知,还不断派使臣往金交涉边境州县归属事宜。 直到东路金兵南下之后,宋臣还到云中(今大同)要求金交割蔚州、应州等地。粘罕调侃道:“汝尚欲此两州、两县邪?山前、山后,皆我家地,复何论!汝家州县消数城来,可赎罪也。汝辈可即辞,吾自遣人至宣抚司矣。”(《续资治通鉴》卷 95)其实已向宋明示南下的意图。

宋宣抚司招燕、云勇武强悍之民,即边塞汉儿,编成义胜军等来巩固边防,没有从内地调集兵力真正加强防御力量。义胜军仅河东即有10余万人,其给养由官府发放。义胜军等实是雇佣军,和宋王朝无任何感情可言。时间一长,供给不足,因饥而怒,或受辱骂,心怀二志,是自然的事。一旦有风吹草动,他们的积怨就会爆发出来。

十二月,西路金兵南下至朔州,宋守军少,军粮缺,城内流民饥寒交迫。但北宋朔州守将孙翊勇武而忠于朝廷,是宋朝抗金名将,镇守朔州很有名气,金人对他有所忌惮。孙翊出城与金兵作战,还未决胜负,义胜汉儿已开城门降金,朔州遂被金军占领。不久雁门关也陷落了,孙翊不能回朔州,于是率本部人马两千,绕道宁化、岢岚、宪州增援太原,希望能与太原城中的宋军会合。他领兵与包围太原的金兵在城外展开了数日的激烈战斗,虽然他的军队兵寡将少,但士气很强。粘罕见孙翊勇猛难挡,便心思计取。孙翊带领的兵士大多是朔州人,粘罕便驱赶朔州的百姓到阵前,宋军兵士突然见到自己的亲人,顿时发生哗变,孙翊不能控制,被乱兵杀死。 金兵至武州、代州,义胜汉儿皆为内应献城。金兵直下忻州、太原。

宋靖康元年(1126)十二月,金军兵临开封城下,宋钦宗投降。次年二月,金废去徽宗、钦宗二帝,宣告了北宋的灭亡。五月,徽、钦二帝作为俘虏随金军过代州,度太和岭,经朔州境域北往云中。

(摘自《朔州史话》)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