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朔州历史 > 详细内容
余睹谷生俘天祚帝
来源:朔州市新闻中心2019-03-12 16:51:59
浏览字号:
0

天祚帝,辽国的末代皇帝,即耶律延禧,字延宁,辽道宗大康三年(1077),因耶律乙辛构谗曾被废为庶人。大安七年(1091),耶律延禧以皇孙受封天下兵马大元帅,总北院、南院枢密使事。乾统元年(1101)正月,辽道宗崩,耶律延禧嗣帝位。

天祚帝在位后期,既昏庸又残暴,朝野关系分外紧张,宫廷中自相残杀,州县内盗贼纷起,辽王朝覆亡在即。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国内的小规模农民起义并没有给辽王朝毁灭性打击,辽天祚帝天庆四年(1114)秋,女真的完颜阿骨打在混同江畔举起反辽的大旗,才为腐朽透顶的辽王朝敲响了丧钟。

金太祖完颜阿骨打起兵反辽后,数次大败辽军,天庆五年(1115)九月,攻陷辽黄龙府(今吉林农安)。完颜阿骨打首先把主攻方向选择在辽东北部与女真接触的地区,凭借负山抱水的有利地形,诱使辽军远离军事重镇上京和东京,在宁江、出河店、护步答冈等地会战,达到了歼灭辽军有生力量的目的。后占领辽东京,获54州兵粮,使辽东半岛与女真故地连成一片,金军实力大增。不久又西进上京,拔辽太祖创业之地,使辽军丧胆。

当时,金朝在刚刚崛起后担心光凭自己的实力不能灭辽,希望得到宋的协助。宋朝也想借助金乘机收回被辽割去的幽云十六州。宋、金双方从各自利益着眼订立了“海上之盟”,约定联合灭辽。双方商定:宋金各按商定的进军路线攻辽,金军攻取辽的中京大定府(今内蒙古宁城境),宋军攻取辽的南京析津府(今北京)和西京大同府(今大同)。宋答应灭辽后,将原来输给辽的岁币转输给金。金则答应将幽云十六州还于宋。 双方均不得单独与辽讲和。

完颜阿骨打抓住战机,一路势如破竹,保大二年(1122)正月,金军攻陷中京大定府。天祚帝在鸳鸯泺捺钵闻讯后急忙向西京大同府(今大同)方向狼狈逃窜,匆忙之间,慌不择路,经过桑干河时竟然把传国玉玺丢失。史传玉玺丢失地点在今山阴县河头、上小河一带。但情势紧急,性命重于国宝,逃窜的脚步却没有因此稍停。至于此后天祚帝是否又派人找寻过,史书未见记载。

传国玉玺是秦始皇统一天下后刻制的,后成为历代王朝的正统标志。《元史》中《崔彧传》载:“(至元)三十一年,成宗即位。先是,(崔)彧得玉玺于故臣扎剌氏之家,其文曰:‘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即以上之徽仁裕圣皇后,至是,皇后手以授于成宗。”这已经是172年以后的事了,扎剌氏如何得到的,不得而知。

辽的分崩败亡已指日可待,宋朝君臣考虑若不出兵,燕京势必为金兵占领,幽云十六州就不能归宋所有,才仓促命令枢密使童贯出兵。昏庸的宋徽宗认为,辽已面临灭亡,只要宋兵一到,进行招降,燕京辽军就会投降。宋军将帅们也狂妄自大,自以为是“王者之师,有征无战,吊民伐罪,出于不得已而为之”,下令“如敢杀一人一骑,并从军法”。又造白心旗,欲给归顺宋朝之人。但是,在金军摧枯拉朽进攻下不堪一击的辽军,面对宋的“王者之师”,竟成了虎狼之师。宋辽两军对垒,宋遣将劝降,没想到被辽军偷袭,结果全军大败。后童贯邀请金与宋双方夹击辽军,金军南下,势如破竹,几乎兵不血刃地占领了幽云十六州一带。

辽天祚帝相继失去中京、上京、西京后,慌忙逃入云内州(今内蒙古土默特左旗东南)西北的夹山(今内蒙古萨拉齐西北大青山中)。夹山有泥潦60里,金国欲取之,力不能达。保大四年(1124)七月,天祚帝得到前来投奔的耶律达实军队,自以为苍天相助,谋划收复幽、云失地。他不听耶律达实苦劝,耶律达实只好分道扬镳,率众北上,后自立为王,建立西辽。

辽天祚帝乘金国换统帅之机,率兵从夹山出击,欲攻取天德、东胜军、宁边、云内等州。辽大军南下到武州一带,即被金将完颜洛索击败。天祚帝逃入地处雁门关北要道河阴(今山阴),伺机向南投宋。同月,西夏(党项族政权)扰朔州、武州,被宋军击败。次年正月,西夏派人请辽主入境,准备联合辽军与金人决战。二月,金在雁门关北朔州、武州一带陈兵300里,彻底断绝天祚帝南逃归宋道路。天祚帝别无选择,只有投奔党项一条路,路上水粮断绝,只能吞冰咽雪以解饥止渴。好不容易潜伏绕道行至应州新城南60里处的余睹谷(今应县茹越口榆东沟村),却被金洛索部俘获,辽亡。

在今朔州地区,天祚帝先是丢失国宝玉玺,最后又自身被俘。对于这片土地,应是一段难忘的记忆。

(摘自《朔州史话》)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