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朔州历史 > 详细内容
智勇忠义周德威
来源:朔州市新闻中心2018-10-23 15:24:38
浏览字号:
0

在叱咤风云、战将云集的五代,周德威以其超群的谋略、战绩和远逾同辈的忠义人格魅力著称于世。

古代的朔州,名将辈出,三国的张辽和唐朝的尉迟敬德皆出于此。有趣的是,周德威和尉迟敬德的形象也相仿佛,长得身高体阔,面如黑炭。周德威,字镇远,小字阳,五朔州马邑(今朔城区红壕头村)人。年轻时练出了远望烟尘料知兵势敌数的本领。跟随唐晋王李克用后,为帐中骑督。唐乾宁年间,因功提升为铁林军使,后加检校仆射。

他的行迹,史籍上最早见于唐昭宗光化元年(898)。该年九月,李克用派衙内指挥使李嗣昭、周德威将步骑共 2 万出青山,准备收复山东三州。李嗣昭自小深受李克用喜爱,多次命他做主将独当一面。周德威任他的副将,可见此时品位已是不低,李克用对他也寄予厚望。接着,史书中又浓墨重彩地记载了他智勇双全的一战:次年(899)三月,梁王朱温派氏叔琮进逼太原,一直打到榆次、洞涡驿(今清徐东)等地,梁军中传令道: “能生得周阳五者为刺史。”外号“陈夜叉”的梁将陈章口出狂言打算活捉周德威以邀功。因陈章经常骑白马穿朱甲,冲锋陷阵,无比勇猛,周德威便要求部下见到白马朱甲的敌将就假装败退,他自己则化装成士兵夹杂在行伍之中。等到陈章出来挑战,部下依约退走,陈章中计急追,就在这迅雷闪电般的一刹那,周德威趁其不备,从背后跃出挥锤击敌于马下,将其活捉。梁军见主将被擒,一下子军心散乱,四处奔逃。是役,晋兵斩获梁军3000余人。周德威展现威猛锋芒的同时也显现出他炫目的智慧之光。

天祐三年(906),周德威率部攻克潞州(今长治),以功加检校太保、代州刺史。

天祐五年(908),李克用病逝,在李存勖新立的特殊时期,局势不稳,周德威又恰恰手握重兵在外与后梁作战,“时庄宗初立,德威外握兵柄,颇有浮议,内外忧之”。朝中人很担心和疑虑他利用手中重兵与自身威望夺位自立。当然,这些担心和疑虑也不能说是多余的。在五代,骄兵悍将自恃手中握有重兵,废立君主视同儿戏。后晋大将安重荣就直白道:“天子,兵强马壮者当为之,宁有种耶! ”

周德威在这种极端特殊的情况下,表现出了高度的忠诚,听从李存勖的调遣,匆匆回军奔丧。在到达晋阳时,将大军屯于城外,自己孤身一人进城,在李克用的灵柩前恸哭不止,哀不自胜,群情于是释然。当朝中关于是否继续潞州之战产生不同意见时,坚定地站在李存勖一边,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对旧主新君的忠肝义胆。这一系列表现,不但展示了他可贵的人格魅力,也赢得了后人的称道。 接着,他又跟随李存勖杀了个“回马枪”,大败梁军,解了潞州之围。周德威以功加检校太保、同平章事、振武军(治朔州,今朔城区)节度使。

天祐七年(910)秋,朱温派王景仁率众7万击赵王王镕,王镕向李存勖求援。周德威随李存勖在柏乡(今属河北)附近与梁军对垒。梁军人多势众,装备豪华精良。晋军兵少,望之颇有怯意。周德威一面对部众鼓舞士气说:“此汴、宋佣贩儿,徒饰其外耳,其中不足惧也!其一甲直数十千,擒之适足为吾资,无徒望而爱之,当勉以往取之。”另一面他对李存勖说:“梁兵甚锐,未可与争,宜少退以待之。”李存勖认为己方千里奔袭利在速战,等到对方知我虚实,仗就难打了。周德威指出战场地形不利于骑兵作战,不能发挥己之所长。李存勖听后很不高兴,周德威又通过宦官去作说明,终于使李存勖同意退兵至鄗邑(今河北高邑),选择有利于骑兵作战的平原浅草地带与梁军展开决战。周德威又分析后梁军轻装远袭即使带粮也不可能多,决定在后梁军人马俱饥的下午未申之时发起冲击,结果晋军大获全胜,从鄗邑一直追到柏乡,梁军闻风丧胆,横尸数十里,王景仁仅率十余骑逃生。这一仗,周德威很好地坚持了以己之长击敌之短和避其锐气击其惰归的用兵原则,相机进退,牢牢掌握战争主动权,斗勇更斗智,取得了梁晋争战以来最为重要的一次胜利,将其军事谋略发挥得淋漓尽致。

天祐九年(912)五月,周德威率兵出飞狐(今河北涞源境),与镇州王德明、定州程严等讨伐幽州刘守光,于羊头岗智擒其骁将单廷珪,斩首3000级,幽州兵大败。次年,周德威率军攻陷幽州,俘获刘守光,因功授卢龙军节度使。

天祐十二年(915),当李存勖与后梁将刘鄩在魏州(今河北大名东北)对峙时,刘鄩乘虚长途奔袭太原(今太原西南),周德威闻讯从幽州率千骑西救。军至土门(今河北鹿泉),得知刘鄩到乐平(今昔阳)后改变计划率军东进,他料得刘鄩必去占领临清(今河北临西)断晋军粮道。于是率军急追到南宫(今属河北),“遣骑擒其斥候者数十人,断腕而纵之使言曰:‘周侍中已据临清矣!’”刘鄩正惊疑其用兵之速,放慢了行军速度。周德威乘机于第二天抢先进入临清,保住了晋军的生命线,保证了李存勖最终击败刘鄩。

天祐十五年(918),周德威随李存勖与梁军对阵于胡柳坡(今河南濮阳东),李存勖问周德威如何打法,周德威分析战场形势,因为地近汴梁,梁军必然决一死战,力量不可低估,必须利用己方先到而敌军后至的条件以逸待劳。他主张大部队可暂按兵不动,先派骑兵骚扰使梁军难以安营扎寨,待其疲劳时再发动进攻就可战而胜之。这本是十分正确的战术安排,可是“勇而好战”的李存勖不听,率领亲军立即迎战。周德威无奈,只好跟随出战,对他的儿子说:“吾不知其死所矣! ”其不惧危难,慷慨赴阵的忠烈情怀何逊“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荆轲。结果这一仗,李存勖开头小胜,继而大败。周德威父子力战阵亡。李存勖战后悔恨痛哭道:“丧我良将,吾之咎也。”

李存勖称帝时,追赠周德威太师;李嗣源继位后加赠太尉;石敬瑭建晋称帝时,又追封为燕王。周德威是汉人,在沙陀王朝中爵封王位,应该算是最高的褒奖。可叹却是在身死之后。

周德威的家乡在今朔城区神头镇红壕头村,该村原名红袍都,据传因周德威临阵喜穿红袍而得名。其墓在今村路北,分布面积3600平方米,墓室暴露出石虎头和石门。1988年,朔县县政府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现为民舍覆盖,神道辟为村间大道,墓葬已毁。

(摘自《朔州史话》)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

  • 扫描移动版
  • 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