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朔州历史 > 详细内容
云州城东“双雄会”
来源:朔州市新闻中心2018-10-19 16:11:08
浏览字号:
0

为了对付占据长安的黄巢义军,唐王朝赦免了李国昌父子的反叛罪,并任命李克用为雁门节度使,令其迅速领兵南下征讨黄巢。从此,李克用在争城夺地的军事生涯里,又加添了争权夺利的朝政斗争。

中和三年(883),李克用任征讨黄巢的东北面行营都统,率万余骑兵从夏阳(今陕西合阳一带)渡河后,在良田坡(今陕西渭南东)发起进攻,首破黄巢部下尚让率领的 15 万主力军。 一日三战,皆捷。当时各道勤王之师云集京畿,皆畏敌势,未敢轻动。见此,各部方乘胜出击,一胜再胜,很快收复长安。黄巢败退,东走蓝关。破黄巢,李克用功居第一,朝廷授河东节度使。其父李国昌授代北节度使,镇代州。

在河东,李克用大治甲兵,积极发展武装。通过在军中设置义儿来增强军队凝聚力。据《新五代史·义儿传》载,有李嗣源、李存孝等9人,据《中国帝王皇后亲王公主世系录》称有15人。其实,远不止此数,他们有汉人、沙陀人、吐谷浑人、回鹘人等,既是心腹,也是猛将。名字一部分用存字作排行,一部分用嗣字作排行。随着实力的增强,李克用日益成为各藩镇关注的目标,他们或与之通好,或欲灭之而后快。

中和四年(884),黄巢在河南攻击唐诸镇,宣武镇节度使朱全忠向李克用求救,李克用出兵击退黄巢后,朱全忠恩将仇报,在汴梁以宴请李克用为名,将李克用灌醉,当夜派兵加害,就是出于对李克用势力强大的忌惮。李克用虽然脱险免难,但两家从此结下深仇。李克用8次上表请求朝廷征讨朱全忠,朱全忠活动朝臣阻挠,李克用也结交宦官,力图影响朝廷。此后,双方展开了一连串恶战,军事与朝政纠缠在了一起。凭借河东重要的战略地位和能征惯战的军队,最终李克用在强藩环伺中称雄黄河以北。

乾宁二年(895),李克用举兵南下,渡河西进,平定关中三乱后,被封为晋王。但是,李克用在管理部下、用人任人方面却屡有失误。他任用刘仁恭为幽州节度使,刘仁恭却举兵反叛。他听信谗言,冤杀李存孝,无异于自毁长城。加之频繁征战,不注重休养生息,晚年势力日益衰落。

李克用为了对付强敌朱全忠,便积极寻求势力日益强大的契丹支持。于是,便有了与契丹首领耶律阿保机双方的会盟。

契丹,是中国古代的一个游牧民族,它以原意为镔铁的“契丹”一词作为民族称号,来象征契丹人顽强的意志和坚不可摧的民族精神。历史文献最早记载契丹族始于公元389年,柔然部败于鲜卑拓跋氏的北魏。其中北柔然退到外兴安岭一带。 而南柔然避居今内蒙古的西喇木伦河以南、老哈河以北地区,以聚族分部的组织形式过着游牧和渔猎的氏族社会生活。在战事动荡的岁月中,各部走向联合,形成契丹民族,隋时臣服于漠北的突厥汗国。唐太宗贞观二年(628),契丹部落联盟归附唐朝,分为达稽、纥便、独活、芬问、突便、芮希、坠斤、伏八部。契丹与唐朝之间,既有朝贡、入仕和贸易,也有战争和掳掠。唐末,中原地区藩镇林立,战乱不已。有的汉人被迫流亡到契丹地区谋生,契丹也乘机到中原地区掠夺人口和财物,实力渐渐增强。其中迭剌部耶律氏迅速崛起,他们不仅从事畜牧业,还从事农耕,也有了冶铁和纺织等手工业。

天复元年(901),耶律阿保机成为本部的夷离堇(军事首领)。他统一了契丹各部,兼并周围其他各族,转而挥戈南下,率大军在今山西、河北北部大肆掳掠人口和牲畜。同时,很快卷入唐朝割据势力的争斗中。

双方会盟的时间,据《旧唐书》和《资治通鉴》载,是唐天祐四年(907)。《辽史·太祖本纪第一》记载,是天祐二年(905)。会盟的场面非常热烈。李克用召请耶律阿保机在云州东城相见,两人握手言欢,寒暄客套,非常亲密,约为兄弟。当时的情景,据《资治通鉴》载: “延之帐中,纵酒,握手尽欢,约以今冬共击梁。”有人劝说李克用乘机捉拿耶律阿保机,李克用说:“仇敌未灭而失信夷狄,自亡之道也。”断然予以拒绝。耶律阿保机深入虎穴,从容应对,在东城住了10天才离开。李克用赠给他金缯数万,耶律阿保机也回赠马3000匹,杂畜万余。两人惺惺相惜、相见恨晚之情溢于言表。双方襟怀坦荡,各显英雄本色。较之朱全忠先前将仇报、小人伎俩,李克用的为人要强过朱全忠千万倍。不过,为获得更大利益,耶律阿保机后来背盟。李克用无力抵御朱全忠,烦上加烦,天祐四年(907)冬天就患了头疽。天祐五年(908)初春病逝。

后来,辽西京道大同府之所以在辖下设县取名“怀仁”,就因为李克用与耶律阿保机会盟时,易袍马约为兄弟,有“怀想仁人”之语。

两人相会结盟,被后人称之为“双雄会”,也被称为“双龙会”。这是因为后来耶律阿保机建契丹国,做了“真龙天子”;李克用后来也被追尊为“武皇”。“双雄会”也好,“双龙会”也罢,总之,此后千余年的朔州大地上留下了一段风云际会的历史佳话。

(摘自《朔州史话》)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

  • 扫描移动版
  • 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