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朔州历史 > 详细内容
地名背后的历史:话说云阳
来源:朔州市新闻中心 作者:宋旭2018-01-16 08:00:00
浏览字号:
0

(一)

  晋北右玉左云交壤之处,有古堡曰“云阳堡”。书言其建于明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砖包,周长800米,高连女墙13.6米,为明大同镇七十二城堡之一。据明代长城沿线古堡命名规律,“云阳堡”,为筑堡而沿用旧名,且其地近“云阳谷”,盖“云阳”之名久矣。

  据《资治通鉴·梁武帝大同元年》:“稽胡刘蠡升,自孝昌以来,自称天子。”《北齐书·神武帝纪》载:“孝昌中,山胡刘蠡生自称天子,年号神嘉,居云阳谷,西土岁被其寇,谓之胡荒。”山胡又称稽胡、步落稽,乃晋时匈奴别种,《周书稽胡传》载:“稽胡,一曰步落稽,盖匈奴别种,刘元海(刘渊)五部之苗裔也。或云山戎赤狄之后。自离石以西,安定以东,方七八百里,居山谷间,种落繁炽。其俗土著,亦知种田,地少桑蚕,多衣麻布。”山胡首领刘蠡生世居云阳谷,魏末趁“六镇”兵变、天下大乱,于家乡拥兵自立,称天子,置百官,年号神嘉,统治地盘包括今山西北部和内蒙古中部部分地区。

  本地学者魏文根据《魏书·地形志》“云中郡领延民与云阳二县”的记载,猜测“北魏的延民县应该在右玉到平鲁一带,当时的云中郡延民与云阳二县,县与县的地理位置不会太远……北魏的云阳县城就在左云县大河口村南,也就是人们所说的榆林城。”也有学者认为北魏时期的“云阳谷”是在今天汾阳一带的云周(州)西村附近。

  根据《魏书·地形志》的记载,云中郡为明元帝永兴(409-413)间置,领延民与云阳二县。延民为州、郡治,其地即西汉定襄郡城、北魏前期的首都盛乐城,城址在今内蒙和林格尔县下土城乡之上土城村。至北魏末年,六镇兵乱,北边沦弃,孝武帝永熙间(532-534)侨置朔州、云州于并州界。而此时为安置内迁的云州(原朔州)云中郡流民所置的侨县“云阳县”(地不详),则很可能在汾阳一带。也就是说,最早的“云阳县”置于明元帝永兴(409-413)年间,汾阳一带的“云阳县”是一百余年后的孝武帝永熙年间(532-534),因六镇之乱,北边沦弃,内徙流民所置的侨县。按:刘蠡升的神嘉王朝自起兵到兵败共十年(525-535年)。当刘蠡升起兵之时,“云阳县”尚未侨置,至孝武帝永熙(532-534)间,侨置“云阳县”之时,神嘉王朝已几近覆灭。所以,老宋认为,魏文所言“刘蠡升起兵之云阳谷就在右玉云阳及左右玉交界的五路山一带”应该是可信的。

(二)

  刚刚过世的余光中有一首《乡愁》: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从1949年到现在,68年,一条宽度不到400公里的海峡,成为咫尺天涯,将大陆和台湾隔将开来,成为两岸同胞一大恨事。

  而早在2000多年前,相同的情景,亦在东亚大陆上演。只不过,那个时代,将同出于这块大陆的族群隔开的,是一道人工屏障——长城。

  其实,“云阳谷”究竟在哪里,并不是一个重要的话题。因为在东亚大陆腹地,叫“云阳”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我们要做的是,穿越近5000年时光,细数不同时期散落在塞外的游牧族群——荤粥、丁零、大夏 、莎车、豹胡 、代翟、匈奴、楼烦、月氏、东胡……无一例外,都能在中原找到他们最初的足迹。

  所以说,华夏民族从来都不是一个以血统凝聚的民族,在这一庞大的族群中,最强的凝聚力,缘于文化的认同。上古时代的炎帝、黄帝、太昊、少昊等联盟首领,都可以称作我们的人文始祖。

  但是,煌煌二十四史,有一些族群,就没有一席之地。比如少昊,从来就不为正史所载。

  而恰恰是作为“金天氏”的少昊,与“云阳”这一地名,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古帝“少昊”,己姓,一说嬴姓,名挚,号金天氏,又称“朱帝”、“ 白帝”、“ 西皇”、“ 穷桑氏”、“云阳氏”、“空桑氏”。在晋代皇甫谧的《帝王世纪 》中,少昊与高阳高辛 、陶唐、虞舜列为五帝 ,为五帝之首。《左传 》昭公十七年,郯子在追述少昊时说:“我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过去一般认为,少昊是黄帝长子,因他能继承太昊的德行,故称少昊或小昊。

  为什么作为上古部落联盟首领之一的“少昊”不为正史所载?

  从郯子所言的“我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左传 ·昭公十七年》)可以看出,“少昊”部族是一个古老的,有着鸟崇拜的东夷族群。至于后世所言之“少昊为黄帝长子”,实为鸠占鹊巢,并其族而因其名也!

  传说黄帝有子二十五人,现在我们能说出的一曰玄嚣,一曰昌意。“昌意”,古音“dan—uu”。从音韵学角度讲,“昌意”,即后世所谓之“单于”, 而“玄嚣”实为“少昊”之对音。北方游牧民族自古有“少子守灶”之俗。从后世的《魏书·帝纪第一·序纪 》所言的“昔黄帝有子二十五人,或内列诸华,或外分荒服。昌意少子,受封北土,国有大鲜卑山,因以为号……”可以看出,涿鹿一战,黄帝诛蚩尤而服其族,作为“少子”的“昌意”被留在本部落“守灶”,任部落“单于”。而作为长子的“玄嚣”,则派往被征服的东夷部落,以统其民,并袭用了该“少昊”这一族号。

  远古时期,东亚大陆散布着三大族群:鄂尔多斯、晋北、冀北一带以黄帝为首的“少典轩辕氏”,甘南、陕南、晋南、汉江流域、豫西北以及冀南、鲁西一带以炎帝为首的神农氏族群,辽东、辽西、京津、山东半岛以及东部沿海一带以伏羲太昊为首的东夷族群。据《史记》:“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可以看出,当时的东亚大陆,已经开始了族群之间的分化和融合。而“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於阪泉之野。三战,然後得其志。”则说明炎帝神农氏与黄帝族群合并,炎黄联盟诞生。

  耐人寻味的是,其中的“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蚩尤,何方大神?

  关于蚩尤,《尚书 》、《国语 》、《逸周书 》、《山海经 》、《庄子 》、《吕氏春秋 》以及后世之《述异志 》多有记载。根据这些记载,结合民间传说,可知“蚩尤”是上古时代 九黎 部落的领袖,面如牛首,背生双翅。有学者认为“蚩尤”属于“炎帝”联盟,也有学者推测蚩尤属于太昊少昊 氏族集团。从“蚩尤” 面如牛首,背生双翅的形象推断,其为牛图腾和鸟图腾 氏族的首领。当炎帝神农氏世衰之际,作为“炎帝”联盟最重要的部族,以“牛”为图腾的“蚩尤”部落分化出来,向东发展,征服了以鸟为图腾的少昊联盟,并形成“九黎”族群。也正是因此,其势力才能达到“兄弟(联盟部落)八十一人”。其后,经涿鹿之战,黄帝诛杀蚩尤,完成了东亚大陆的第一次统一。并封其长子“玄嚣”于“少昊”故地,因其号而领其众。这与周初分封诸侯,何其相似。本为姬姓王族,封之蔡,则曰“蔡侯”,封之唐,则曰“唐侯”。也正因此,尽管其后联盟首领诸如“颛顼”、“尧”、“舜”多出自“玄嚣”所封之东夷族群,但后世正史对“少昊”之名刻意避之,盖因后世儒史维护正统之故,可谓用心良苦矣。

  现在,我们还原一下“蚩尤”的上古读音:“蚩尤”,上古音拟构“tiu—giu”(近似音,部分音值符号无法准确打出),其音所对者“屠何/屠各”。

  根据史料记载,公元前664年以前,“屠何”一直是辽西大小凌河流域的方 名称。其国何时所立,史莫能述。但我们根据“蚩尤”古音正对“屠何/屠各”,可以推断,“屠何”古国为“蚩尤”后裔所立。对此,东晋时期的王嘉所著《拾遗记》记载:“轩辕去蚩尤之凶,迁其民善者于邹屠之地,迁恶者于有北之乡。其先以地命族,后分为邹氏屠氏”。“有北之乡”就是北方寒冷之地。说明曾经有一部分蚩尤遗裔被迁到北方。同时,“轩辕去蚩尤之凶,迁其民善者于邹屠之地”,也间接说明,“蚩尤”与“有屠之地”关联甚大。

  有蒙古族学者陶克涛所著《毡乡春秋——匈奴篇》,称“蚩尤”是“匈奴”在传说时代的称号。这是在缭乱的史籍中看花了眼。

  其实,所谓的“匈奴”(初称“荤粥”),最初仅仅是一个普通的部落。后世对荤粥、猃狁、匈奴等词为同音异译或一声之转的认同,都是源自《史记》。实际上早在黄帝时代就有该族群,居住于凶犁之谷,他最初的称呼是荤粥。而黄帝擒杀蚩尤的地点也正是匈黎之谷,这不是巧合,至少说明浑粥和蚩尤是一个军事联盟体在和黄帝作战,战争的结果是擒杀蚩尤而北逐浑粥。一千余年之后,汤革夏命,夏后氏苗裔淳维带领夏族残部北走,并其部而仍用其号。此时的匈奴为“姒姓/允姓”匈奴。至于“蚩尤”后裔代“匈奴”而立,则要再等一千年。

(三)

  公元前663年,山戎向燕国发动攻击,燕求救于齐。齐桓公发兵救燕,击败山戎,攻克屠何故城。山戎从此消失。失败的屠何国人,一部分流徙今河北省北部,融于古燕人之中,成为华夏族(即后来的汉族)的组成部分;而其主力则向西北方向,深入大漠深处,并征服了“姒姓/允姓”荤粥,这便是被后世称作“大漠风暴”的“屠各匈奴”。

  根据《晋书·北狄·匈奴传》所言:“屠各最豪贵,故得为单于,统领诸种。”可知“屠何”部族征服“姒姓/允姓”荤粥之后,世袭“单于”之职,成为匈奴“王室”。其后,匈奴的“王室”,《史记》、《汉书》均称“栾鞮”,《后汉书》则称其为“虚连鞮”,其族名直指“金天氏”。

  古代匈奴,有一种祭天用的核心道具——金人。《史记·匈奴列传》有这样一条记载:“汉使骠骑将军去病将万骑出陇西,过焉支山千馀里,击匈奴,得胡首虏万八千馀级,破得休屠王祭天金人。”讲的是汉元狩 二年(公元前121),霍去病 击破匈奴休屠王城(今武威市城郊),夺走了匈奴人的珍宝“祭天金人”。当霍去病将“祭天金人”呈给汉武帝,这位雄才大略的帝王表现出罕有的敬意,将其安置于陕西淳化 西北甘泉山的甘泉宫 内。

  甘泉宫是个什么地方?《史记集解》记载:汉书音义曰:“匈奴祭天处本在云阳甘泉山下,秦夺其地,后徙之休屠王右地,故休屠有祭天金人,象祭天人也。”

  为何“休屠王”有祭天金人?

  据唐长孺考证,“屠各”应是“休屠各”的省称,有时也省称“休屠”。老宋以为,“休屠”最初应为匈奴的封号。“休”,古音为“hu/gu”,“休屠”,即“孤涂”。 《汉书·匈奴传》:“单于姓挛鞮氏,其国称之曰撑犁孤涂单于。匈奴谓天为撑犁(腾格里),谓子为孤涂”。又言其建制“置左右贤王、左右谷蠡、左右大将……而左右贤王、左右谷蠡最大国”。所谓的“贤(古音han)王”,就是“罕王”,一般从单于诸子中选任。其中之“左贤王”地位最高,常以太子为之。而“休屠”,正是匈奴所谓之“孤涂”,即单于之子。游牧民族有将封号用作族称或姓氏的习惯,故后世的“右贤王”将自己所统领的部族称作“休屠”部。

  因为“休屠王”是单于的王子,匈奴屠各的王室成员,所以,“休屠王”有祭天金人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了。

  问题是,匈奴所祭之天为何物?其祭天处与“云阳”有什么关系?

  当我们将目光拉回到千里之外的中原故地,便会明了其中的原委。

  在山东省曲阜市 城东4公里处的高阜上,有一座高8.73米,顶立12米的上古帝陵,因其形如金字塔,故有“中国金字塔”之称。帝陵所在的高阜,古称“云阳山”,其陵传为少昊的墓地。

  无独有偶,在湖南省茶陵县县城城西2.5千米处,亦有一座海拔九百余米的名山——云阳山。据《汉学堂丝书》和《皇甫记》等古籍所载,云阳山,因少昊 云阳氏始封于此而得名。

  种种迹象表明,匈奴所祭之天,实为古帝少昊,亦即后世所谓之“昊天大帝”。而“云阳”,正是其祭天之所!

  需要说明的是,祭祀“昊天大帝”,不是匈奴独有的遗俗。我们都知道,上古东方“九黎”人口众多,蚩尤之后,包括少昊遗族在内的“九黎”部众,一部被迁于“有北之乡”建立“屠何古国”;一部留在北方,建立了古黎国;一部被安置于邹屠之地,加入黄炎部落联盟,即后世之“黎民”;而很大的一部分则向南,徙往长江流域,发展成后世苗族的主体。到帝舜之时,又“流共工于幽州,放雚头于崇山,窜三苗于三危、殛鲧于羽山”(《尚书·舜典》),也正是这些“九黎遗族”,将“云阳”这一地名带到了湖南、重庆、陕西、山西、甘肃、内蒙古等地。

  现在,我们回过头,再看位于晋北右玉县与左云县交壤之处的“云阳”。

  “云阳谷”实为山胡刘蠡升世居之地。刘蠡升(?-535 ),有文献称其为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 人。世人称刘蠡升为山胡,山胡即“稽胡”、“部落稽”。 《周书·异域传上·稽胡》:“稽胡一曰步落稽,盖匈奴别种,刘元海五部之苗裔也。”

  刘元海,就是建立“汉赵”的刘渊。

  刘渊(?-310年),字元海,新兴(今山西忻州 北)人,匈奴族 ,匈奴首领冒顿单于 之后,南匈奴单于于夫罗 之孙,左贤王 刘豹 之子,母呼延氏,十六国时期前赵 政权开国皇帝,304年-310年在位。刘渊在父亲死后接掌其部属,八王之乱 时诸王互相攻伐,刘渊乘朝廷内乱而在并州自立,称汉王 ,建立汉国(后改为赵,泛称前赵,亦作汉赵),308年称帝,改元永凤。310年,刘渊病死,在位六年,谥号光文皇帝,庙号高祖。

  刘渊为匈奴屠各王室后裔,作为刘渊五部之苗裔的山胡刘蠡升部族,将世居之地叫做“云阳谷”,恰恰证明了“云阳”二字,是匈奴屠各王室对于远祖的共同记忆。

  这种记忆模糊于煌煌正史,但在其族裔相传间,却是格外的清晰!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