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忆牛
时间:2017/11/22 17:14:23   信息来源: 朔州市新闻中心

  那已是几年前的事了。

  二三月间,天,依然很冷。

  山道上,除了父亲、我和牛外,再没别的可动的生物了。我们是去城里卖牛的,因为再过一两天我就要开学,开学是要钱的,家中可卖的东西就剩这头老牛——跟随我家十几年的老牛。老牛初到我家还不到一岁,那时的它,活蹦乱跳,在我家小院奔跑个没完,东瞧瞧西看看,那高兴劲儿,简直没法说,更如一个天真的孩子。当它长出一对弯弯的角时,我就骑着它。它吃草,我骑在背上看书,再长大一些,它就开始耕地、拉车、驮东西,家中所有重活它都干,拼命地干。然而,我正值青春,它却进入老年。老年的牛,没有人会再买去耕地的。只有杀牛的人才会买,买去卖肉。老牛以前每年生一头小牛,父亲不等牛犊长大,便卖了,因为我要上学。而今年,牛太老了,不能生子,只得卖它了。

  山道上,很静,除了我们走路的声音外再没别的声响。裹着棉大衣的父亲一句话不说。我知道,父亲是受了气的,刚才……

  “卖了牛,咱春天耕地怎么办呢?”母亲用很无奈的声音说。

  “耕地的时候再说,总不能不让儿子念书吧!”父亲很生硬地说。

  “耕不上地让咱全家怎么过这日子……”母亲开始呜咽了。

  父亲不管母亲怎么说。还是牵着老牛走出了大门,后面留下一串串母亲的哭泣声。我跟着父亲走了,拿着一根树枝,跟在牛后面,每次卖小牛的时候,我都跟着赶牛。

  山道曲曲弯弯,快中午的时候,我们才来到城里,来到买卖牛的地方。牛不太多,没等几分钟,便走来一个留着小八字胡子的中年男人,看过牛后,便和父亲在棉衣襟下“谈”起了价钱,父亲忽而皱眉忽而摇头,最后,小胡子走了,我们只好再等。眼看就是下午四点多了,父亲急了,只得又找来小胡子,这次很快成交了,但让父亲送一段路,要不,主人一走,牛就溜了。

  离这儿不远处有一个小黑房子,房子四周是铁栅栏,缕缕的血腥味从里面传出来,父亲把老牛拉入铁栅栏,小胡子交了钱,父亲便大踏步地拉着我往外走。但没走多远,听得一声“嗷嗷”的吼声,然后是一声巨响,回头一望,原来牛在冲撞铁栅,好像是发疯了,如雄狮,如猛虎,小胡子惊慌失措,喊着,叫着,我们又返了回来,只见那一对弯弯的牛角也全掉了,血淋淋的,肚子一起一伏。父亲看着牛,牛也看着父亲,目光呆滞,满眼泪水,此时它才明白主人不要它了。

  忽然,父亲盯着一样东西,我开始发抖,为牛祈祷着。那是一把明晃晃的斧头,在阳光的反射下,刀刃光芒闪耀。父亲一咬牙,飞快地走过去拿起斧头,从牛头上劈下,牛倒下了,慢慢地倒下了,没有反抗一下,眼睛睁的大大的湿湿的。那年我实实在在地恨了父亲一次。我只在心里淌着泪喊:大,你狠心啊!它跟随咱家十几年,受了那么多苦……

  在回家的山道上,除了我和父亲外,再没别的可动的生物了……

  还记得,那年春天耕地,父亲拉的犁。

(文/

(编辑:康晓玲)

相关资讯
暂无推荐的资讯...
主管:中共山西省朔州市委宣传部 主办:朔州市新闻中心 新闻热线:0349-8851866 投稿邮箱:sxszxww#163.com(#改为@)
朔州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4120180006 | 晋公网安备14060202000037号 | 晋ICP备11001423号
关于我们 - 网站律师 - 广告服务 - 您是第  位访客 -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