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岁月历久弥新
时间:2017/11/6 11:27:50   信息来源: 《朔风》杂志

  记得是六年级之前的那个暑假,爸爸决定送我去上舞蹈练习班。他说,你个子长得快,以后别像你妈一样年纪轻轻就驼背,学个舞蹈好看点。多么朴实的想法,而对于我来说,这是第一次花钱参加课外学习班,心里有点小激动。

  老师家在县城,跟我们村同在县城的西边。一幢三层楼房,还有一个当街的门面是复印店,比我高一级的远房表姐初中毕业后就在老师的复印店打工。老师家三楼有一个很大的练功厅,里面铺着大块瓷砖,两边窗户下是两排把杆,大门对着的正前面有一个小舞台以及铺满整个墙壁的大镜子。

  暑假来上课的学生从初中的大小孩到刚上学的稚童都有,大家都是一起上课,这些人几乎都是我们白马桥中小学的学生,舞蹈老师就是我们学校的音乐老师。印象中老师个子高挑,身材苗条却不瘦弱,姓胡,我们总觉得她像蝴蝶一样漂亮。但是漂亮老师有一点点凶,我当时很胆小(好像现在也是),上课非常听话,而且,用宁乡话来说是霸得蛮。

  因为老师教动作的时候,我总会尽最大努力做到位,再疼也咬牙憋着,就怕老师骂我。正因如此,虽然开始学习的时候筋骨已经有些硬了,还是慢慢地拉开了韧带,十五年过去了,当年练就的竖劈叉如今还能使出来。当时我们还学了一支舞蹈,我会永远记得,叫《茉莉花》。而且还记得其中一个动作,刚开始学的时候总是因为身体紧张变得不协调,手脚搭配一出错跳起来就会变成螃蟹。

  跳舞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练练基本功,然后学学舞蹈成品,很快就到了中午放学时间。中午艳阳高照,骑车的时候又热又累又饿。回家的路上明显上坡踩不动了,得下车来推。不过,想着回家就有饭吃,就分外有力量。回到家我可以吃两大碗饭,嗯,肯定是我如今的两到三倍。

  夏天的蔬菜都很好吃,都是自己家种的,又大又香,只需奶奶的手艺,外加油盐佐之,便是世间绝味。每一样蔬菜,除了苦瓜,都是我的最爱,其中又以茄子、丝瓜和辣椒为最爱。茄子只需随意切成厚片,用刀划两个道,用足够的猪油下过煎炸至烂软即可,出锅之后恨不得一口一块永远不要停,或者搅成茄泥,与新出锅的白米饭一拌,香甜美味。丝瓜切成薄片,下了油锅待软了便加盐加水稍稍一煮,熟透即可盛出来,喜欢清脆口感的话可以早一些出锅,我随奶奶吃惯了熟透的。

  这汤若是热的开吃,实在是太烫,大夏天可以让你变成汗牛,最好是留一些到饭后,等到晾凉了甚至是午睡起来,从遮蝇的纱罩下取出来,一饮而尽,酣畅淋漓,此时如果锅里剩着些留有余温的米饭,拌在一起就当“下午茶”好了。还有辣椒,本地品种的青椒,个头不大不小,大概两个指头那么粗,稍微拍扁,热油下锅煸煸炒炒,熟了再加点盐,盛出来最好下饭,又鲜又美又辣,汗如雨下仍直呼过瘾。在家吃辣椒的那些年,我练就了“闻椒知辣”的特殊本领——辣椒一端上来,只需夹起来一闻,便知这个是否入盐、是否煸到火候、辣度约为几分。除了这典型的几个菜,还有很多数不完的好吃的蔬菜,长大后出门在外,再也吃不到家中自种的那么好吃的蔬菜了。

  饭后就在堂屋里,趴在凉浸浸的竹席上酣睡,堂屋后面开着门正对小山,山风过堂之下感受不到一丝暑意。有时候一觉过后,醒来往往有些恍惚,分不清到底是早晨还是傍晚。有时候下午会和邻居小伙伴们有各种活动,比如我给他们“上舞蹈课”,就是几个人在堂屋地上铺上凉席,然后带他们一起做舞蹈课上学来的基本功动作,一群人打打闹闹嘻嘻哈哈,最后其实什么也没有学成,徒添了些乐趣。

  暑假时间,我们往往会经历早稻收割(当年农村还是种两季的水稻),农村里的孩子个个都是好手。大人们先把水稻一把把地刈下来堆放在田间,然后在漆满桐油的脱粒桶边,将水稻在滚筒上面脱粒。田间永远都热闹哄哄的,人声和柴油机的轰隆声混杂在一起,小孩的身影穿插在稻堆和脱粒桶中间不停歇地传递稻子。稻子收割完之后,已经脱粒的稻草就留在田间,被大人们扎成束、垒在田间。这些稻草堆就像一个个小城堡,足以遮蔽我们的身形。于是我们有了一个新的娱乐项目,打仗。大家分为两组各据一方,就地取材从湿润的田地里掏出泥巴,稍稍一捏成型就是最有效的炸弹。在你追我赶、偷袭躲闪中相互攻击,最终身上泥巴更少的一队自然就是赢家,可以骄傲一阵子。

  到了傍晚时分,三五成群地,大人带着少年,少年拖着稚童,一起到水库下方的水渠里面,可以酣畅地洗个冷水澡。当年水库里面还极少有人游泳,而如今,一年四季都有人在水库出没,冬天是县城里面来的冬泳协会成员,下水之前还会喊两嗓子。夏天的场景就像下饺子,人多的时候一日可以上千,都是县城或者邻村的人,导致附近的路上到处尘土飞扬。而当年,我们竟是那么满足于一条小水渠的清凉。两相对比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夏日的暑意消退得并不快,往往天黑两三个小时之后才能凉爽一些。还记得那漫天的星光,数不完的星星和奶奶讲不完的故事。仍旧是中午午睡的那个竹床,搬到晒谷坪上,一边用蒲扇徐徐地扇着风,一边听奶奶讲那过去的故事以及各种民间传说。说起来美丽贤惠的田螺姑娘,只因为感念农夫清水养之的恩情,日日趁其不在便化身为人,为他料理家务,最终被农夫发现,两人终成眷属。此时奶奶不忘嘱咐我,也要像田螺姑娘一样勤劳聪慧。还有一个故事是说一人晚上买米回家,背在肩上在黑夜中匆匆赶路,突然感觉脚后跟被什么打了一下,回头一看却不见人影。第一次听到这里,我的心也跟着悬起来,似乎走在黑夜中的那人就是我自己。这人心生疑惑,只得继续赶路,然而每走一步就被人打一下,且始终看不到何人作祟。他心中惊恐不已,越走越快,几乎是小跑着一路回家,然而脚后跟上的敲打也跟着变快,一直未停。终于到家开灯,他心中安定一些将米袋放下,却发现米袋里面已经空了大半,原来打他脚跟的正是漏出来的米粒,惊慌之下他竟是一点没有发觉肩头的重量在渐渐变小。除此之外,还有好多有趣的故事,我想听了肯定不止一两遍,但是每一次听依旧还是兴致盎然。

  一转眼离那些岁月已经十多年了,每一次回想,都忘不了儿时暑假那些有趣的事情,那些岁月不仅不会随着时光消逝,反而历久弥新,越来越鲜活。留下的都是快乐,也不再记得做错事被打骂的情形是如何伤心凄惨,也早已忘了开学之前拼命赶作业的焦头烂额。如今已经没有了暑假,失去了童真,只能偶尔在夏日午后,和三五好友喝茶吃点心,一边闲聊一边回忆。但是谁知道呢?也许再过十几年,我又会怀念今天,怀念这样闲适而舒服的夏日时光。

(文/

(编辑:康晓玲)

相关资讯
暂无推荐的资讯...
主管:中共山西省朔州市委宣传部 主办:朔州市新闻中心 新闻热线:0349-8851866 投稿邮箱:sxszxww#163.com(#改为@)
朔州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113015 | 晋公网安备14060202000037号 | 晋ICP备11001423号
关于我们 - 网站律师 - 广告服务 - 您是第  位访客 -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