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雪落边城
时间:2017/4/10 11:43:09   信息来源: 《朔风》杂志

  北方的雪,像南方的雨一样平常。

  我居住的边城哈巴河,从去年十月落过第一场雪后,就有潮水之势势不可挡,一直落到了年初,才稍作停歇。去年小城的雪,是我在小城六年,最大的一年。

  每逢下雪,微信圈就有人晒雪。偶尔,我也小晒一下,还配上我蹩脚的小诗。老家朋友瞅见后,点赞的,评论的也不在少数。也有朋友干脆在微信里问我,雪不化吗?怎么不堆雪人呢?其实,问的得最多的,还是气温,还是我的冷暖。

  我老家,在南方一个山区,毗邻著名景点张家界。每逢张家界山里下雪后,好多游人日夜兼程跑到张家界看雪。张家界的雪,可不像小城的雪,很难融化。张家界的雪,一边下,一边哭泣。不过等雪融化过后,清晨的溪沟旁或崖壁上,会有好多冰柱,一排排站立着,气势雄壮而令人惊讶。

  小城下雪,时间长达半年之久。像靠近小城的禾木、白哈巴、喀纳斯,时间可能还要久一些。如今,这几个地方,因为雪,也吸引着无数游客扛着“长枪”慕名而来,把最原始的风景,最靓丽的风景,呈现在大家的面前。就如好多人说的那样,在冬天,没有新疆的冬天,中国会失掉一半的美,而新疆最美的冬天,又在阿勒泰的角落里。像白哈巴、禾木这两个村,圣洁的白雪,像一床硕大的柔软的被子,温暖着屋顶、山坡、桥梁,还有通往喧嚣的小道。我知道东北,有个雪乡,好像跟白哈巴、禾木在一个纬度上,一东一西,彼此眺望,彼此分享中国冬天的美丽。

  小城的雪,轻盈飘逸,如此轻盈的雪花,还是我多年前到新疆后,才遇见的。一片片飞落的雪花,是自由的,也是迷人的。这让我想起读书时,下在课本里的鹅毛大雪。于是,我想,如果当时老师能把我们带到新疆,感受一下鹅毛般的大雪,想必学起来,会更记忆犹新,会更耐人寻味。

  从老家到新疆,有三千多公里的路程,先别说经济条件不允许,就算允许,一个来回,也的折腾一周。不过,跟我一块长大而又喜欢雪的同伴比起来,我是幸运的,至少我见到了鹅毛般大雪的样子,飘逸自然,洋洋洒洒,煞是美好。

  就拿离小城约140多公里的禾木来说吧。禾木下雪,比小城还要大,还要早。一片一片的雪花,前赴后继的垒在一起,高高低低,一层又一层覆盖着大地、村庄、溪水,还有冒烟着袅袅炊烟的房顶。说到房顶,禾木的房子颇有北欧风格,尖顶木质的房屋,小而精致。房子周围的积雪,有时可高达一两米,好像要把屋檐顶掉似的。住在禾木的牧民,时常也就把出行的道路清扫一下。路两侧的雪,是越堆越高,甚至高过人的头顶,穿行其中,像走进了迷宫。

  在冬天,雪才是真正的天使。雪,从来不会挑剔那家富,那家贫。在雪的眼里,认为漂亮的地方,它都会使上浑身的解数,装扮一新,像村庄的庭院、沟谷、草地,高耸的山脉,都是雪最佳的装扮地。装扮后,雪还可以高枕无忧的在这里休憩一个冬天,把自己的美,展现的淋漓尽致。时常,在阳光的勾勒下,在炊烟的抚慰下,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在骏马的奔腾下,生活顿然从寡淡变得富有诗意,一如丹麦的童话世界,让人挣开眼睛,闭上眼睛,都是美。偶尔随地顺手抓上一把雪,塞进嘴里,可能也只有阿勒泰这个人间后花园,才会有吧!

  我不是很喜欢冬天,但对雪,还颇有好感,没下雪的日子,我会怀念下雪的日子。而下雪后,就有些厌烦。雪下的没完没了,扫雪也没完没了。今年,小城的雪,三天两头就来一场,好像要跟南方的梅雨比一下,南有梅雨北有冬雪。一个出游到南方的朋友,她刚好前脚踏进南方某城,后脚小城便下起了大雪。我在小城晒下雪,她在南方晒阳光明媚,绿树成荫的城市街角,还嘚瑟的配上一段文字:在南方,最惬意的日子,莫过于不用扫雪。

  在小城,每个单位都有扫雪责任区。我们单位的责任区,刚好在一个口路,是小城车多人多的路段,扫起雪来,格外费劲。我对雪颇有好感,但起初对扫雪是有些厌烦的。不过,时间久了,厌烦的情绪就不翼而飞了。在冬天,小城没什么地方可去,只能呆在家或办公室。人,就像一只被囚禁的小鸟,固然就乏味了。所以,我把扫雪当成一项运动,心情自然就舒爽了。加上,偶尔扫雪也会有快乐的插曲,同事间打打雪仗,用推雪板铲起雪,抛向天空,雪花四溅,有些落在地上,但更多的会落在同事的头上。顿时,嬉笑声把停在树上的雪,震落,厌烦与疲惫也就一扫而光了。

  前不久,我在打扫完马路上的积雪后,在返回的路上,恰逢一对母子。母亲看起来三十来岁,孩子差不多也就四五岁。孩子坐在滑雪气垫上,母亲拉着孩子。我刚好路过母子俩身旁,无意中听见孩子的母亲气喘吁吁的跟孩子说:拉你累死了!令我没想到的是,孩子立刻对自己的母亲说:妈妈,你坐在上面来,我来拉你!孩子略带撒娇的语气,嚷着母亲。当时路上的积雪很厚也很滑,孩子的母亲并没同意,而是和蔼的对孩子说,路太滑了,你拉不动,等你长大了再拉母亲。孩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我也饶有兴致地插了一句话,这小家伙,真孝顺!这位母亲,报以浅浅一笑。此时昏黄的天空,一下明亮了,温暖了。

  小城的雪,美,很美,大,很大,但也很温馨。一场雪与一场雪之间,好像是亲密的朋友,仿佛它们约定好似的,只愿把一生的圣洁穿在小城,温暖小城。

(文/

(编辑:康晓玲)

相关资讯
暂无推荐的资讯...
主管:中共山西省朔州市委宣传部 主办:朔州市新闻中心 新闻热线:0349-8851866 邮箱:sxszxww@163.com
朔州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朔州互联网违法信息举报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113015 | 晋公网安备14060202000037号 | 晋ICP备11001423号
关于我们 - 网站律师 - 广告服务 - 您是第  位访客 -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