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饭碗
时间:2017/3/30 8:38:25   信息来源: 朔州市新闻中心

  偶尔看了一个电视访谈节目,主持人与几个嘉宾就“孝顺”谈得十分起劲,其间说到是否记得父母生日的话题,自此,节目里的慷慨说辞以及时而兴奋时而严谨的表情再也没有进入我的思维。

  说实话,我真不记得父母的生日,尽管我问了他们无数次。我曾经暗自发誓要记住他们的生日,并在适当的时候为他们举行一个生日聚会。有一次,我憋足了勇气,再次询问母亲她和父亲的生日,她腼腆地笑着说,不用,你那么忙,记这些没用。我认真地说,这次我肯定能记住,因为我将记在笔记本上。但实际上,直到今天,我都没有记住他们的生日,记生日的那个本子深深地埋在了一大堆工作日志下。

  随着年岁的增加,父母的身体渐渐成为我挥之不去的牵挂。又到了一年中最冷的季节,对我来说,天气寒冷最直接的反映就是母亲严重关节炎的病症,天气越冷就越能想起母亲僵硬的双腿。母亲却把我对她病情的问候,反复说给亲朋好友、左邻右舍听,似乎儿子的问候真能顶上治病的良药。

  上个星期,母亲电话通知说近日要过父亲的生日,并让我们一家人都过去。在母亲的帮助下,我多年的愿望也算是得到了实现。每一次与父母一起吃饭,早年那个“妈妈爱吃鱼头”的故事总在我的脑海里出现。无不例外,母亲还是将大块的肉、最可口的菜夹到我们每个人的碗里,还说我们坐得远不便夹菜。其实6平米的炕上,一家6口人围坐在一起,别说放在中间的饭菜,就是夹别人碗里的食物也不费劲。但是多年来一直如此,夹者坚持要夹,让者却渐渐习惯,甚至有时候也要拿过碗来配合一下。

  孩子们十分挑食,两个碗里剩下的饭菜足有一半,可想到小院里玩耍的念想却表露无遗。我一再警告等吃完再走,母亲说小孩子,吃饱了就坐不住了。在母亲的暗示下,孩子们放下饭碗争相离开了那个“卧榻、餐桌、沙发”集于一身的土炕。看着两个饭碗,我与妻子不约而同各自拿起一个,努力地收拾着“残局”。父母随即拿起了我和妻子饭碗,将碗里剩下的东西统统拨到他们的碗里……

  在很多人的眼中,我是孝敬父母的人。但是,不假思索地吃他们的剩饭,我承认我是做不到的,而吃自己的孩子的剩饭却又是那样的自然。

  多么有意思的逻辑,人生的爱意也许就是这样一代一代地延续、传承,过程是那样的自然,而这自然中蕴含着的爱意和酸楚真不知道哪个更多一些……

(文/

(编辑:康晓玲)

相关资讯
暂无推荐的资讯...
主管:中共山西省朔州市委宣传部 主办:朔州市新闻中心 新闻热线:0349-8851866 邮箱:sxszxww@163.com
朔州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朔州互联网违法信息举报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113015 | 晋公网安备14060202000037号 | 晋ICP备11001423号
关于我们 - 网站律师 - 广告服务 - 您是第  位访客 -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