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悦读

小山村
时间:2017/4/14 9:41:19   信息来源: 山西日报

  这个小山村养育了我

  我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初,那是生活极其困难的年代,而我的童年是在偏远山区的姥姥家度过的。

  姥姥家在陵川县古郊乡南圪台村,位于陵川县东部太行山之巅的王莽岭脚下。村庄是东西长南北窄的长条形,民居大都是土坯房或石板房。村东最下端有座庙宇,过去被用作小学,我第一次走进学堂就是在这里。大门外有一块约五六百平方米的平地是操场,操场下面是又深又宽的峡谷,峡谷内有一条小河。平时河沟是干枯的,每到夏季来临就会发大水形成大河,河水从古郊村流到这里有一个二三十米高的落差形成了瀑布,很有气势,也非常壮观。经年累月瀑布的冲击力将河水落地处撞击出一个大池塘,人们把这里叫做大塘。大塘里的水深处有2米多,每年夏天都有孩子们玩水,妇女们在这里洗衣服,男人们则从这里挑水浇地。无论天气多么干旱,大塘河沿的东面始终流淌着一条小溪,不知是哪个年代的村民在溪边挖了一口井,让溪水流入井中,因此井里的水总满满的,清澈见底、香甜可口,村民们每天从这里往家挑水。这条小溪养育了姥姥家乡祖祖辈辈的乡亲们。

  村庄西面紧临山坡,人们把它叫做西坡。由于西坡山高坡陡,每天下午早早地就见不到太阳了。西坡土深石厚、植被茂密、梯田层层。后来生产队在西坡的梯田里种植了杏树、桃树,每当春天来临,野草竞绿、山花齐放、百鸟争鸣、蝴蝶飞舞,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我和小伙伴们会一起爬上西坡采野花、逮蝴蝶、捉迷藏。在山上玩耍很危险,姥姥发现了会骂我,因此,我常常等姥姥午休了才偷偷跑出去玩。

  姥姥家只有两间低矮的小土坯房,居住条件很差,房子十来平方米,有一大一小两个土炕。外公是供销社的采购员平时很少回家。但即使这样,姥姥、舅舅和姨姨加上我4口人还是住不下。为了解决住宿问题,每天晚上舅舅要到处找地方借宿,有时候实在没办法就跑到马房里去睡。

  过多的生育、繁重的劳动、缺衣少食的生活,使姥姥过早地苍老、憔悴,后来姥姥又得了腰椎结核病,病好后她的腰再也直不起来,从此失去劳动能力。年轻的舅舅一个人挑起家庭重担,可他起早贪黑劳动一年挣的工分不够全家3个人的口粮款,分到的粮食更不够全家吃,而且只有玉米一种。快过年了,舅舅挑上玉米到河南兑换些大米、白面和粉条,换取的细粮只能大年初一吃一顿,剩下的姥姥要招待来家拜年的亲戚。因为我是小孩子,客人吃完剩下的会让我吃,舅舅姨姨就没有这个待遇了,就是这样也只能熬到春天。春天种完地人们就到处借粮食,借不到粮食就悄悄跑到山上偷砍几根木头卖掉换粮食。我不到10岁就和舅舅姨姨上山采野菜、剥树皮、打山果,度日如年,盼着自己快快长大能够下地帮舅舅干活多赚点工分,挣上工钱后买点议价粮。

  我长大了,国家也改革开放了。我到省城参加工作后不久姥姥姥爷相继去世。我不忘在困难中养我长大的舅舅姨姨,每年春节都给他们寄点钱。今年春节舅舅打来电话说,往后不要再寄钱了,现在村里大变样,陵川到河南新乡市的高速公路从村中通过,交通方便,来王莽岭旅游的人很多,好多村民开了饭店,有的还办起了农家乐,他也在公路边摆了个小摊摊,村里的核桃、木耳、地皮菜等山货野珍成了宝,每年能卖不少钱,日子好得很。他和姨姨都在县城买上了商品房,准备要到城里去住呢。

  舅舅姨姨有福气,他们享受到了改革开放带来的好时光;遗憾的是姥姥姥爷走得早,没赶上好光景。

  是姥姥家的这个小山村养育了我,我爱姥姥家的小山村!

(文/

(编辑:卢琳)

相关资讯
暂无推荐的资讯...
主管:中共山西省朔州市委宣传部 主办:朔州市新闻中心 新闻热线:0349-8851866 邮箱:sxszxww@163.com
朔州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113015 | 晋公网安备14060202000037号 | 晋ICP备11001423号
关于我们 - 网站律师 - 广告服务 - 您是第  位访客 -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