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当前位置: 首页 > 名人名家

赵树理墓园巡礼
时间:2017/12/1 12:45:13   信息来源: 山西日报

  上世纪50年代中期,我刚入小学不久的一天,听我们村一位初中学生说,赵树理的《小二黑结婚》《三里湾》和《李有才板话》写得如何如何好。就是从这一天起,我第一次知道了作家、知道了文学。

  赵树理,这个名字在我心里存放了一个甲子,虽然我从未见过他,他却是我的偶像,他活在我的记忆和想象中。他在世时,我少不更事,不晓得去拜访他;他去世后,我有个心愿,到他的安息地向他表达一下敬意,同时也想看看他的墓地。

  赵树理先生的墓地在他的故乡沁水县嘉峰镇尉迟村村西,距先生的故居仅有一箭之地。这天,天气有些阴,似乎老天爷知道我此时此刻的心情。我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踏着6层112级带有汉白玉护栏的台阶来到墓园,生怕打扰长眠在这里的先生。

  墓地坐落在一座山包下面的凹地里,墓地背后左右的山上长满了灌木和不计其数的翠柏。山凹占地五六亩,像梯形的“八”字,仿佛赵树理先生坐在一个圈椅里。这样形状的墓地,谁看了都会说是一块风水宝地。

  墓园由东向西是三块平地,且一块一块地依次递进升高。在第一块平地东边陵园入口处,两条绿化带分列两侧,里面各栽着六棵六七米高的塔柏和六棵两三米高的雪松,像一道绿色的屏障护佑着赵树理先生的墓地。平地的中心,建有一个120平方米的长方形水池,池边青石栏杆上卧着形态各异的45个小石狮子,在一棵大柳树下熠熠生辉。距水池边南部和北部稍远一点的地方,各有东西走向栽着雪松的绿化带。

  与第一块平地平行的第二块平地,高出第一块平地一米,其中间位置为赵树理先生的墨绿色青铜塑像。铜像两侧为栽满松柏的绿地,一方花岗岩平台,正面刻有“赵树理”三个大字。平台上面是其塑像。先生的塑像令人神往,他坐在一把藤椅中,身穿中山服,身高而瘦,面长鼻直,额头很高,弯曲的胳膊放在椅子的扶手上,右腿在左腿上搭着,表情严肃地目视着村子前面的沃野和沁河。塑像很逼真,让我这个从未见过他的人认识了他。

  立在先生的塑像前,心中肃然而起崇敬之情。先生是革命家,也是文学家。作为革命家,他于1937年参加革命并加入中国共产党,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土地改革,以及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他把自己的笔当作解放劳苦大众的武器,引导广大农民去搞土改闹翻身,和恶霸豪绅斗争,与封建迷信决裂,从思想上解放他们。他把深深思考过的道理化为小说故事,再用人人听得懂的话语写出来。正缘于此,他的小说拨动了无数农民的心弦,纷纷起来投入到摧毁农村封建残余势力的伟大斗争之中。

  作为文学家,他创作出版的《小二黑结婚》《三里湾》《李家庄的变迁》等著作,以农村生活、斗争和社会关系变革为题材,塑造了一系列农民形象。他的小说情节生动,故事性强,语言质朴风趣,在小说艺术的民族化、群众化、通俗化、大众化方面做出了独到的贡献。他的小说,让无数个小人物带着大众的意愿,在他搭建的舞台上不断出场、不断演绎。他的作品和他作品中的小二黑、二诸葛、三仙姑、糊涂涂、铁算盘、田寡妇、石不烂、小腿疼……广泛流传,成为当代最有影响的作品之一。他的不少作品被译为英、法、德、日、俄等20余种文字,产生了国际影响;还有的作品被搬上舞台、银幕,以至被选入大、中、小学课本。就是这么一个大有作为,深入人心的作家,在上世纪60年代,本应更加放开手脚大展宏图,非但没有,反而从身心和肉体受到了严重摧残,从而含冤去世。

  赵树理先生塑像后便是第三块平地,这块地高出第二块平地约有两米多。在两块地之间,打理得非常规整的坡形条状绿化带里栽着许多高约两米的塔柏和海棠、丁香、龙爪槐等花草树木。

  我从先生塑像后面踏着13级台阶,来到石板铺就的第三块平地。一米多高的汉白玉栏杆把平地围成半个“口”字,一座仿古小亭立在平地中心,四角微微翘起,筒瓦纤巧;亭檐下东西两面挂着“浩气长存”“德崇文高”两块匾额,质地为汉白玉,约有两米高、一米宽的墓碑矗在亭子里,碑的正面书“赵树理墓”四个斗大的楷体字,其书法端庄雄伟,骨气动峭,法度严整,一看就是出自大家之手。碑阴,按中国老规矩,竖刻着没有标点符号的700余字楷体碑文。

  墓的西面是一个周长约20米、深1米的圆形水池,与东面的长方形水池可谓东西呼应。墓地里建两座水池,在民间风俗里应该是有讲究的,只是我不懂而已。

  水池、塑像、墓碑、墓均在陵园的中轴线上。“八”字的“两撇”,用石块和水泥砌起了护坡,防止雨水对土石的冲刷,以免毁坏墓地。南北护坡上面镶嵌着42块以《小二黑结婚》中的故事情节刻成的石板画,并引用小说中的文字作为说明。来瞻仰先生墓地的人们,在这里,不用翻书就可以读到先生图文并茂的大作。

  告别墓地,在返程的路上,我沉浸在对墓园的回忆里。赵树理1970年病逝于北京,作为终老便是乡的地方,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收留了他。他能把他乡当故乡吗?不会。他是从农村走出来写农村题材的文学大师,他永远离不开农村,他是爱农村、爱家乡的。1986年他的魂灵回到了沁河边上的故乡,家乡的人民和政府为他建起了空旷宽阔、庄严肃穆的陵园,这是对他的肯定,他应该有这样的待遇,他受之无愧。

  人们没有忘记他,党和政府没有忘记他,历史不会忘记他。一位真正的战士和作家应该获得这样的荣誉。毁灭文化的年代毁灭了他,重建文明的时代又让他重新站立起来,因为他正是文化的一部分。

  安息吧,赵树理先生!

(文/

(编辑:卢琳)

相关资讯
暂无推荐的资讯...
主管:中共山西省朔州市委宣传部 主办:朔州市新闻中心 新闻热线:0349-8851866 投稿邮箱:sxszxww#163.com(#改为@)
朔州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4120180006 | 晋公网安备14060202000037号 | 晋ICP备11001423号
关于我们 - 网站律师 - 广告服务 - 您是第  位访客 -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