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当前位置: 首页 > 朔州历史

《水经注》里的神头泉及相关史地疑难初探
时间:2017/3/31 16:02:43   信息来源: 朔州市新闻中心

  《水经注》卷十三㶟水(桑干河)流域相关神头泉的记载约有400多字,而与著名的云冈石窟相关的亦不过50余字,足见郦道元对桑乾泉(神头泉)的重视。

  “㶟水又东北流。左会桑乾水,县西北上下,洪源七轮,谓之桑乾泉,即溹涫水者也。”

  按:汉㶟水约沿今朔城区下辛庄、五花营、高庄、永安庄一线与桑乾水交汇于今东榆林水库南端一带。

  “洪源七轮”即今神头诸泉,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前神头泉最大的泉眼喷涌口径据称约有0.5米左右,据说喷涌太猛,当地人用一扁平巨石压盖泉眼;20世纪80年代初《人民画报》摄影记者来采风,朔州市交通部门调来吊车,把压在泉眼上的巨石吊走,当时如餐盘大小的泉眼喷涌出的泉水有1米多高。而今神头泉年平均流量从20世纪多年平均7.84立方米每秒(1958-1984年)降至约4.5立方米每秒(2009年数据)。主要是受改革开放以来朔州地方生产生活用水剧增所致,特别是附近神头火力发电厂耗水巨量且排出大量废渣废水,经年累月在附近居然形成一个面积达4平方公里左右的巨沼废池(为亚洲最大粉煤灰库区);好在已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并采取了系列抢救保护措施,目前巨沼废池正化废为宝,朔州在此设立了专门的固废园区,不少科研机构及企业已入驻。现今神头泉眼的流量似乎也略有增加,但洪源七轮“拔地而出,磅礴壮观”之景象渐已成为历史之绝响。

  “耆老云,其水潜承太原汾阳县北,燕京山之大池。池在山原之上。世谓之天池,方里馀。其水澄淳镜净,潭而不流,若安定 朝那之湫渊也。清水流潭,皎马冲照,池中曾无片草。及其风箨有沦,辄有小鸟 翠色,投渊衔出,若会稽之耘鸟也。其水阳焊不耗,阴霖不滥,无能测其渊深也。古老相传言,尝有人乘车於池侧,忽过大风,飘之于水,有人获其轮於桑乾泉, 故知二水潜流通注矣。池东隔阜,又有一石池,方可五六十步,清深镜洁,不异天池。”

  图表 1神头泉的最大泉眼,摄于2014年10月11日

  按:神头泉属岩溶大泉,虽可能与宁武天池之地下水脉潜通;但以车轮之巨能在地下滚动百里之遥却是难以置信的,盖因国人习惯以讹传讹,所以不真实不可能之神玄传说反流传久远。“天池”即今宁武天池,系华北地区唯一的高山天池群。当前小湖均已干涸,大湖(马营海)水位处于持续下降中有濒临消失之危险。

  “二水潜流通”之谓,盖亦与“恢河伏流”有关。(备注:清《朔州志》载:“恢河伏流在南50里,出宁武军山口,到红崖儿村伏流15里,至塔衣村南涌出,经城南至马邑,入桑千河,俗呼南河”为朔州古八景之一,“恢河伏流”盖系河床为经年累月之洪积砂砾覆盖所致。)

  桑乾水自源东南流,右会马邑川水。

  按:桑乾水自桑源(即今神头泉一带)向东南方向奔流在今朔城区清河寺村西右会马邑川水。

  水出马邑西川,俗谓之磨川矣,盖狄 语音讹。马磨声相近故尔。其水东迳马邑县故城南。

  按:此处“磨川”未必是“狄音之讹”;因为“水磨”是古代劳动人民借助流水带动石磨旋转从事粮食或食品加工的一种常见水利设备;即便今之丽江古城附近也有“水磨”作坊等供游客展览;而附近的朔城区神头镇有水磨头村、新磨村等,朔城区南榆林乡与张蔡庄乡均有南磨村,应县藏寨乡也有水磨村,这些村庄多位于山坡水流经行处,村名均与“水磨”有关;据此“磨川”之名称由来应与当地“水磨”的使用有关,而非“狄音之讹”。

  图表 2宁武天池,摄于2015年7月25日上午

  经实地考证所谓“水出马邑西川”与今朔城区张蔡庄乡境内自西山而下的那条较大河道(沿今张蔡庄南、前村、南磨村一线注入恢河)有关,非今之七里河,因七里河位于秦汉马邑古城之北不符合“东迳马邑县故城南”之描述[1]

  此马邑故城即指秦汉马邑城,今朔城区北齐古城系在秦汉马邑故城基础上增修而成;而明清朔州老城则系缩建于古城的东南部分;据相关考古发掘报告称秦汉马邑城址呈方形,边长约1800米,占地面积约300万平米[2];系秦始皇大将蒙恬在此养马筑城,故规模浩大,而县亦名马邑(备注:黄盛璋先生据秦汉马邑城佐近出土的陶器铭文断代“马邑”之称谓当在战国时已存在,当时可能为聚落)。如今朔城区据城南河段兴建了风光旖旎的恢河公园。

  “干宝《搜神记》曰:昔秦人 筑城于武周塞内,以备胡,城将成而崩者数矣。有马驰走一地周旋反复。父老异之,因依以筑城,城乃不崩,遂名马邑。或以为代之马城也。诸记纷竞,未识所是。汉以斯邑封韩王信,后为匈奴所围,信遂降之。王莽更名之曰章昭。”

  此“武周塞”与今洪涛山脉有关;汉武帝“马邑之谋”时又提及。

  其水东注桑乾水。桑乾水又东南流,水南有故城,东北临河

  按:“其水东注桑乾水”应指源出西山的马邑川水东流注入桑乾水(部分与今恢河段重合)。

  图表 3朔州古北街与马邑路交汇处北齐朔州城墙(其内叠压秦汉马邑城)摄于2014年10月2日下午。

  此“故城”与今朔城区下西关村东之古城有着深厚的渊源。

  2014年12月20 日中午我们考证了与该故城密切相关的唐马邑(后唐寰州)遗址。按唐马邑故城西南城墙夯土内涵物中有两汉遗存及与上述注述方位大致吻合推析:唐马邑等应系在此故城基础上所经建。古城北临桑干(即今神头诸泉所汇集之桑干河支流)约450米,南城墙距恢河河道约500米,位于两河交汇夹角范畴,这样的城市布局显然取水极为便利,但却为其后被洪水冲堰倾颓埋下了隐患(该城被洪水冲毁后被迫迁至河对岸高地,即今明清马邑城),古城除西南段尚余连续的夯土残墙外其余基本沦为耕地或鱼塘,而残存的西南段夯墙也因变电塔施工被拦腰截断。该城后来演变为臭名昭著的儿皇帝石敬瑭割让给契丹幽云十六州之一的寰州城。而从夯土层(11至13厘米)及内涵物(有汉代绳纹瓦片)等窥测唐马邑城疑系在此处郦道元所谓之“故城”的基础上所扩建而成。据考古工作者测量该城为不规则正方形,边长约1000米,占地面积约100万平米[3]

  多年前雁北地区考古专家张畅耕先生曾实地踏勘唐马邑故城,并撰文推析此处即北魏桑乾郡所在。但这样的描述却与“桑乾水又东南,迳黄瓜阜曲西,又屈迳其堆南;又东右合枝津。枝津上承桑乾河,东南流,迳桑乾郡北”有悖,且与㶟南宫“面夏屋山,背黄瓜堆”的规划构思冲突,因该处只能“面勾注山,背洪涛山”。

  …………又东右合枝津。枝津上承桑乾河,东南流,迳桑乾郡北,大魏因水以立郡, 受厥称焉。

  按:马邑桑干水在流经山阴县哈盛堡村东北后又汇合了一条从东而来的支流,之后这条支流承接桑干河向东南(基本沿今木瓜河下游一线)流经桑乾郡北部。

  从方位考量此处桑乾郡的位置正位于山阴古城镇正北约20多里处与光绪《山西通志》所载㶟南宫[4]的位置基本吻合;而经实地踏勘此处亦与《北史》等典籍对太祖拓跋硅“面夏屋山、背黄瓜堆,规度㶟南[5]”的记载基本相符;因为该地域背依东、西双山村后之黄花梁主峰,直面夏屋山之主峰馒头山,按此桑乾郡位于今山阴合盛堡村东北一带应是不争之事实。

  当然这一带属古㶟水河道频改之范畴,(直到上世纪四十年代桑干河还流经山阴高山疃、刘家岭一带),故注谓之桑乾郡遗迹因位于河流冲积平原,城址为洪水湮没当为不争之事实;而这样的论证亦可从光绪《山西通志》所载得到一定印证[6](据《山西通志》光绪志卷二十八:“山阴县,后魏天赐三年,复于今县北建㶟南宫,筑外城,后置桑乾郡”。)

  而张畅耕先生认为桑乾郡应为今朔城区下西关城村东之古城[7]一说,尽管其论据“桑干水应出自桑干县”有揣测成份,但其逆向推导却亦符合逻辑,因为寰州前身为隋代桑乾镇,而桑乾镇前身为北齐广宁郡,广宁郡则可回溯为桑乾郡(详《隋史.郭衍传》)。

  因史料不足征,故疑桑乾郡治所有二:其一是郦注所指山阴合盛堡乡西双南;其二后期可能移治于今朔城区下西关村东古城处。(摘自拙作《<水经注> 㶟水新考》)

  [1]有不少学者认为:“七里河和恢河即《水经·㶟水注》中的桑干水和马邑川水。”(见《历史上的永定河与北京》,第19页。)经笔者多次实地踏勘基本确认七里河非桑亁水,注述之桑亁水应指今源子河而非七里河。

  [2]《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资料.不可移动文物名录》(朔城区卷),三晋文化研究会,2012年6月,第35页。

  [3]山西文物局:《中国文物地图集.山西卷》(中),中国地图出版社,2006年,第146页

  [4]“天赐三年六月,发八部五百里内男丁筑㶟南宫,门阙高十余丈。引沟穿池,广苑囿。规立外城方二十里,分置市里,经途洞达。三十日罢”;“泰常五年夏四月丙寅,起㶟南宫”;(详《北史》㶟南宫条相关记载

  [5]“天兴六年九月,行幸南平城,规度㶟南,面夏屋山,背黄瓜堆,将建新邑”

  [6]《山西通志》光绪志卷二十八:“山阴县,后魏天赐三年,复于今县北建㶟南宫,筑外城,后置桑干郡”。

  [7]张畅耕在《朔县辽枕芳园栖灵寺碑考》载:“桑干水应出自桑干县…….桑干县是桑干郡的治所,其故城位置,在‘洪源七轮’即今神头诸泉之东南,今栖灵寺遗址西侧的古城恰当其位”

(文/

(编辑:康晓玲)

相关资讯
暂无推荐的资讯...
主管:中共山西省朔州市委宣传部 主办:朔州市新闻中心 新闻热线:0349-8851866 邮箱:sxszxww@163.com
朔州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113015 | 晋公网安备14060202000037号 | 晋ICP备11001423号
关于我们 - 网站律师 - 广告服务 - 您是第  位访客 -
关注微博